落秋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一世独尊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人间得意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离一年之约,还剩下四十多天时间。

    两个月都不到了,林云没有太多的时间,除了修炼龙凰灭世剑典稳固修为外,将功法都花在天三十六的修炼上。

    他吸取了之前的经验,不在一味练剑,而是另辟蹊径,练字。

    以笔为剑,以墨为画!

    笔划之间,道尽逍遥!

    茫茫无际的云海中,一处山峰伫立其中,山巅石亭,犹如浮在云海,宛若仙境。

    有琴声飘在四方,宛若箫音,寥寥不断。

    清脆悦耳的琴声,像是山泉般不断击打着碎石,山水汇聚成溪河,从高往下,从山巅始,路过野草,流经古树。

    琴音如溪,让人思绪悠扬,仿佛跟着声音看遍了山川之上所有美好。

    弹琴者,自然是苏紫瑶了,她一袭白衫,风华绝代,倾城美貌,有无上帝姿。

    可白皙如玉的十指,在拨动琴弦之间,却又难以道尽的柔情。

    她在亭中弹琴,林云则在前方练字,天三十六,一笔一划,皆有意境,每种意境都恢弘浩荡。每落一笔,都让人感觉气荡山河,磅礴浩瀚,干净利落。

    忽然,琴声噶然而止。

    却是墨水快用尽了,她走上前在一旁悄悄研墨,神色认真,动作轻柔。

    时不时看看林云练字,却不言语,绝不打扰林云。

    两人如此这般,已持续半月有余,她一直陪在林云身边练字。偶尔与他说说话,更多时候还是红袖添香,弹琴不语。

    林云拿着毛笔,端详着纸上的天字,眼中有疑惑之色难解。

    他发现一件很怪的事情,他练了半个来月,可笔下的天字,却始终没有第一次书写的那般自然。

    在剑惊天面前写的那个天字,才是真正的无拘无束,逍遥之极。

    眼下这字,写的再如何漂亮,都充满了刻意的堆砌。

    犹如笼中舞剑,何谈逍遥。

    “紫瑶,今日你琴声有点乱,有心事吗?”

    林云放下笔,看向一旁的苏紫瑶,握着对方的手笑道。

    “小林子,你还记得,当初你回去找唐景时,我给你说过的话吗?”苏紫瑶看着他的眼睛,轻声说道。

    “自然记得。”

    林云心中叹了口气,她说的是,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我有话对你说。

    可那话,却始终未说。

    林云猜到了些什么,可对方未说,他也就不去问。

    “我……”苏紫瑶欲言又止,眼眸中含着秋水,盈盈如玉。

    林云笑了笑,将她揽在怀中,双手环在她的身前。

    “我其实知道,你能在浮云剑宗等我这么久,已经付出了无法想象的勇气。可你毕竟来自帝玄宫,终究不可能陪我去剑宗,我心里是知道的,这等话……我来说就好。”

    林云知道她心中难受,说不出口,便替她说了出来。

    苏紫瑶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来到桌案前看着林云所写的这个天字。

    “这个字,你写了半个月,可一直都不满意,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在我看来,这个字其实写的已经足够了,三十笔,每一笔都苍劲有力,每一笔都能力透纸被,有逍遥之意,无拘无束。”

    苏紫瑶端详着,轻声说道。

    “我觉得太过刻意,像是笼中舞剑,越是逍遥,越显得可笑。”

    林云无奈一笑,如实说道。

    “原来如此……”

    苏紫瑶顿了顿,旋即道:“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世间之事,也许就是如此可笑。每个人都如笼中之鸟,只不过有的人笼子大了些,有的人笼子小了些罢了。”

    林云

    闻言微怔,他还真未想过这点。

    苏紫瑶继续道:“可实际上,这个笼子并不存在,只是心被困住了。就像你的师兄浮云掌教,他就算走出浮云剑宗,就能破开这笼子了吗?他明明没有这笼子,却还是劈出了一剑,一剑伤到了天玄子。”

    林云豁然开朗,犹如醍醐灌顶,脑海中尽是嗡鸣之声。

    这……他怎么想过这点呢!

    “紫瑶,你好聪明。”

    林云看着对方,脸色欣喜,忍不住在对方嘴上又亲了下。

    苏紫瑶戳手不及,秀眉瞪了林云眼,笑道:“我看,你才是真聪明,就想着占我便宜,那我以后都不说话了。”

    “哈哈哈!”

    林云大笑:“被你发现了吗?”

    “你还笑,不准笑,每次都笑的这么得意。”苏紫瑶嗔怒道。

    林云摸了摸她的脸,道:“得你真心,我如何能不得意。”

    “小林子,我明天就要走了。”苏紫瑶神色柔和,轻声说道。

    林云呆住了,不由自主的道:“这么快吗?”

    “时间过的确实很快,眨眼就一年过去了。”苏紫瑶轻声道,从她以洛花之名,和他正式接触开始,这时间过的真好快。

    “你跟我来!”

    苏紫瑶转身,飘然一动,末入云海之中。

    林云惊醒过来,连忙跟上。

    两人在云中穿梭,层层云海,犹如叠嶂,一重重解开,云下楼阁渐渐出现。

    半响,苏紫瑶落在了一处幽静的院落前,夜色不知何时,悄然而至。

    林云抬头看去,这将近一年的时间,苏紫瑶都住在此处。

    “你还记得,多年前,我离开青云宗的那一夜吗?”

    苏紫瑶突然问道。

    “自然记得。”林云点头。

    “你说记得,可不是真记得,我得考考你。”

    苏紫瑶忽然脸色一变,她的袖中飞出一柄剑,而后很快被其手掌抓住。

    咻!

    不等林云惊醒过来,对方一剑如风,伴着流水之声,呼啸而至。

    剑光绽放出来,犹如月华,洒满院前小屋。

    林云一眼看认了出来,这是流风剑法,他在青云宗正式掌握的第一套剑法。

    往事随风而至,一幕幕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林云不及细想,葬花出鞘,一剑迎了上去。

    聚水成溪,奔流如风!

    剑光碰撞,月华洒落,在两人身上都披上一层柔和的光辉。多年前月光下的那一幕,似乎与现在的画面重叠交错,只是如今心结已解。

    两人以流风剑法交手,身随剑舞,青白交错,剑影灼灼。

    眨眼间,两人以流风剑法,对上了十多招。

    聚剑成风!

    聚剑成风!

    林云和苏紫瑶同时施展出这一剑,狂风乍起,剑在二人掌心之下疯狂旋转,搅动无边月华,似有无尽雪花在飞。

    回光留影!

    回光留影!

    随着剑法意境深入,两人身上的剑势,都达到一个极为可怕的地步。

    刹那间,漫天都是二人的残影,剑与剑在碰撞间,火花四溅,爆发出清脆连绵而止的铿锵之音。

    风过无痕!

    两人施展出流光剑法最后一剑,心有灵犀般,两道剑风,交错而过。

    在交错的瞬间,双剑对碰,爆发出璀璨夺目的剑光。一时间,这剑光比皓月之挥还要璀璨,照亮如幽梦般垂落下来的夜幕。

    “你果然记得。”

    苏紫瑶悄然转身,轻声说道。

    “如何能忘。”

    林云回应道,这定情之剑,他如何能忘,顿了顿他颇为伤感的道:“可如果每次施展此剑,都是离别之日,那我情愿忘了的好。”

    苏紫瑶轻声道:“可总会有落花时节再逢君,下一次,你会来找我的对吧?”

    林云稍稍一怔,知道这是个承诺。

    “会的。”

    他郑重的说道。

    苏紫瑶笑了,旋即转身,朝院落走去。

    将要入院之时,忽然止步,转身眉头轻挑,似笑非笑的道:“看来你是假得意,不是真得意,非得我开口,你才跟过来嘛!”

    扑通!扑通!

    林云稍稍一愣,旋即心头狂跳。

    苏紫瑶忽然眼前一花,林云诡异的在她面前消失,不由愣住了半响。

    被吓着了嘛,旋即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小林子真是可爱。

    可她转身之时,却诧异的发现,林云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院中。

    四目相对,林云轻声笑道:“紫瑶,我等你好久了。”

    苏紫瑶这下真笑了,男人得意起来,真的可怕,这速度……比逃命都还要快了。

    “你若与人交手,也有这般速度,天下何人是你一剑之敌。”苏紫瑶颇没好气的道。

    然后当做没看见他,直接朝里屋走去。

    林云笑了笑,自然是赶紧跟上。

    长夜漫漫,春宵恨短。

    等到第二天朝阳破晓之时,林云在床上被透过窗口的阳光照醒,他睁开眼,略显疲惫,却是昨夜太过劳累。

    林云在枕头上侧过身子,却发现苏紫瑶不知何时,已经醒来。

    “你快去穿衣服。”苏紫瑶神色慵懒,可依旧催促着林云。

    “不,你先穿,我不看。”林云眨了眨眼笑道。

    苏紫瑶信他才怪,笑道:“院子里来人了,你确定要我先起来吗?”

    “来人了?”

    林云稍稍诧异,好快的速度,点头道:“我去吧。”

    当即穿好衣物,认真洗漱后,推门而出。

    抬头的刹那,他在院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光头,面容俊秀,正优哉游哉的喝着酒。

    朝阳,美酒,俊和尚。

    这画面颇为为何,可落在此人身上,却是神圣无暇,仿佛有圣光般肃穆。

    林云认出来人,当即上前,欣喜的道:“流觞,好久不见。”

    来人正是公子流觞!

    算算时间,他俩快三年没见了,林云自然欣喜激动。

    “好久不见,林云。”

    流觞楞了楞,脸上露出和煦的笑意。

    林云上前坐下,在储物袋中,取出龙族佳酿赶紧倒满。

    流觞嗜酒如命,见到酒,立刻就忘记所有了烦劳和忧愁。

    “好酒!”

    流觞一口饮尽,顿时美滋滋的笑了起来。

    “紫瑶呢?”流觞这才想起正事,出言问道。

    林云随意答道:“在里面换衣服呢。”

    流觞脸上笑容当即僵住,酒是甜的,喝到嘴里是苦了,流进去全都是心碎的声音。

    他又想起了,当年大秦皇宫,被林云支配的恐惧。

    好想哭!

    半响,流觞真的哭了,他带着哭腔恶狠狠的道:“要不是出家了,老子一刀跺了你!”

    【昨晚写着又睡了,早上梦到有人拿着四十米的大刀来砍我,瞬间惊醒……兄弟们别砍我啊。】

    (本章完)( 一世独尊 http://www.luoqiu5.com/0_6/ 移动版阅读m.shubao333.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