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风流成性(寂寞难眠) > 四十四 文员青青、天台之上 全
    柳青青昨天晚上在尝到了许飞在她的身体里面横冲直撞的时候给她带来的的感觉以后,一颗芳心也就系在了许飞的身上,每每想到许飞在自己的雪白而光滑的身体上游走的手,想到许飞嘴里说出来现在想一想都会面红耳赤的话的时候,柳青青就只觉得一阵的面红耳赤,此刻的柳青青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少妇的身份,心中只在想着,要如何的,才能和许飞再续前缘,才能在许飞身上体会那种在自己的丈夫的身上体会不到的快乐。

    现在看到许飞正一脸含笑的向着自己走了过来以后,柳青青的耳根子一热,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几分兴奋的目光看着许飞,许飞走到了柳青青的身边,先是用色色的目光,在柳青青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之上扫视了一眼,然后才道:“柳青,干嘛呢。”

    柳青青看到许飞色色的看着自己的胸脯的样子,身体先软了几分,听到许飞这样的一问自己以后,柳青青才意识到了自己的任务:“干嘛,还能干嘛,这些东西都是局长要的,我得给他送过去呢。”听到柳青青这样一说,许飞微微一愣,刚刚胡美铃不是说局领导都出去开会去了么,怎么局长会在呢。

    “柳姐,局长不是开会去了么,怎么会在办公室呀。”许飞想起了胡美铃所说过的话,不由的问了这一嘴,柳青青点了点头:“是呀,局长本来是开会去了的,但是现在回来了,听李主任说,局里面好像有什么事情,所以局领导们都回来了,这不,我给他们送材料,也是这个原因的。”

    许飞点了点头,没有就这件事情再追问下去,而是看着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轻声的问道:“柳姐,怎么样,想我了没有呀。“柳青青没有想到,许飞竟然在局机关的走廊里问起了自己这样的话来,听到许飞这样一问以后,柳青青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向着周围看了看,在看到周围并没有人以后,柳青青才松了一口气。

    有些没好气的白了许飞一眼开:“想你个大头鬼呀,你还怕昨天晚上折腾我折腾得不够么。”说到这里,柳青青不由的想起了昨天晚上许飞将自己压在了身下的时候给自己带来的剧烈的刺激,想到这些,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妩媚之色。

    “是呀,你肯定是在想着我的大头鬼的,如果不是我的大头鬼,你怎么会那么快乐的是不是呀。”许飞坏坏的一笑,说出了那样的话来,听到许飞这样一说,柳青青微微一愣,但是马上的就反应了过来了,许飞的身体的顶端,不是膨胀了起来了么,比其他的地方都大,不正是像极了大头鬼么。

    想到许飞竟然这样的形容起了自己的身体,柳青青又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刺激,在这种刺激之下,柳青青可以感觉得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似乎又变得酥痒了起来,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的变化以后,柳青青看着许飞的目光也变得更加的火热了起来,但是却没有说话。

    “柳姐,你在想着我的大头鬼,大头鬼也在想着你呢,怎么样,要不要让她们两个相见一下呢。”看到柳青青没有说话,许飞不由的坏笑了起来,提出了那样的要求,柳青青显然没有想到,许飞竟然会在走廊里就跟自己提出了做那事的要求,一时间羞得满脸通红。

    狠狠的瞪了许飞一眼以后,柳青青才压低了声音道:“小许,你要死了,在这里说这样的话来,你是不是不要命了呀,快回去吧。我还有事呢。”说到这里,柳青青又加了一句:“就算是想要,那也得等到晚上呀,今天晚上你去订个房间吧,我保你满意。”

    本来柳青青以为,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以后,许飞一定会满意的离去的,但是柳青青却没有想到,许飞竟然在听到了自己的话以后,坚决的摇了摇头:“不,柳姐,我受不了了,我现在就想要你,你现在去送文件吧,我去天台上等你,你送完文件过来好不好,我真的想要你了。”

    许飞所说的天台,是局办公松的最顶上,那个地方自然不会有人去了,也是情人们约会的好地方,柳青青听到许飞这样一说,竟然是要在光天化日之下让自己到天台上去和他做那种事情,身体又软了几分,一种刺激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这个美妙少妇的身体又软了几分。

    再次狠狠的瞪了许飞一眼:“小许,你这个死鬼,真的胆子太大了,你想上天台,你自己去好了,我才不会去呢。”许飞坏坏的一笑:“柳姐,我可是要上去了,你来不来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可要告诉你,如果你真的不来的话,那你可别后悔呀。”

    柳青青正想要说自己不会后悔,但是许飞却不等她说话,转身就离开了,正是朝着天台的楼梯的方向,柳青青对着许飞的背影轻轻的呸了一声,嘴里也喃喃的道:“你这小坏蛋,真的就是我命里的克星么,还要上天台去,我才不去呢,哼,就让你一个人在那里喝着西北风吧。”

    柳青青将文件送到了局领导那里以后,路过天台的楼梯的时候,不由的停止了脚步:“这个小坏蛋现在正在上面等我呢,如果我不去,他会不会生气呀,不行的话,还是去一下算了,天台上那么暴露,他说不定只是想要和我说说话呢,我还是去算了。”想到这些,柳青青只觉得,似乎正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自己一样的,使得自己向着天台走了过去。

    穿过走廊,前面一道小门,打开门就是天台了,想到许飞正在那里等着自己,柳青青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就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兴奋的神色,快步的走向前去,可是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从横里伸了过来,顺热就搂在了柳青青的腰身之上,将柳青青吓了一大跳,等到看清楚搂住了自己的正是许飞这个小坏蛋的时候,美妙少妇才算是放下了心来。

    “小坏蛋,你不是说在天台上等我么,怎么在这里呀,吓都吓死人了。”闻着许飞身上那熟悉的气息,柳青青的身体首先软化了几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的表情也变得更加的妩媚了起来看着许飞。

    许飞坏坏的一笑:“小笨蛋,那里可是露天的呀,如果在那里和你做,一定会给别人看到的,我才不想我老婆的身体给别人看去了呢,你看看这里,已经是最顶一层了,不会有人来,又不怕别人会看到,不正是我们做这事的最好的地方么。”许飞一边坏笑着,一边解释起了在这里等着柳青青的原因。

    (此处重复八千字)

    西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人事处的一间办公室里,一个中年美妇在办公室里转着圈儿,看着正在自己对面坐得笔直的一个大约二十三四岁的青年人:“许飞呀,这一次我们省里分配给了我们一个下乡扶贫的指标,我们人事处经过综合考虑,准备推荐你去,你看怎么样呀。”

    许飞,男,二十三岁,大学刚刚毕业,今天七月份参加了全国的公务员考试,在十几万的考生之中脱颖而出,成为了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一名公务员,现分配在计划调配处工作,许飞年少得志,自然是意气风发,想着要好好的大干一场的,却没料想,今天人事处的处长胡美铃将自己叫到了办公室,第一句话,竟然跟自己说起了这个。

    许飞虽然才进机关不久,但是却也耳闻目染了一些机关的事,扶贫工作是局里面最不重视的一项工作,每一年都是不了了之,局机关的人只要一谈到扶贫工作,无一不退避三舍,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给弄到那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去受罪。

    而近两年来,局机关里在对待扶贫这件事情上,选派的不是那种没有背景的,可以任人揉捏的人,就是选派的那些犯了错误的,前途已经一片暗淡的人,许飞正值想要大干一场时候,却突然间听到胡美铃跟自己谈起了这个,他又怎么能够不窝心呢。

    胡美铃,年纪大约在四十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五,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使得这个美妇看起来十分的精明干红,合体的套装,将这个美妇人的曼妙而玲珑的身材,在许飞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那几乎透体而出的万种风情,更是让许飞的眼前一亮。

    美妇人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有着一双让人惊艳的大眼睛,波光流动之间,总是给人一种她在望着你的感觉,高巧的鼻梁,将她的一张俏脸一分为二,一张性感而微薄的嘴唇,虽然并没有经过任何人工的刻画,但是却显得娇艳欲滴,让谁看到了,都会忍不住的生出几分想要扑上去亲吻一下的冲动来。

    黑色的西装里面,是一件大翻领的白色衬衣,高领的白色衬衣,将她的天鹅一样的脖子衬托得更加的修长而笔直,天鹅一样的脖子下来,是突然间隆了起来的胸脯,在上衣的包裹之下,胡美铃的胸脯看起来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坚挺,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许飞甚至都有些怀疑,胡美铃是不是做过整容之类的手术,不然的话,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了,就算是保养得再好,又怎么能将她的保养得跟少女一样的不但笔直而坚挺,而且还一丝下垂的样子都没有呢。

    在收腰的西装,将她的杨柳细腰恰到好处的显现了出来,那盈盈一握的细腰,看起来就跟随风一吹就会折断一样的,给许飞带来了一种别样的韵味,平坦而结实的,看起来也一丝賛肉都没有,四十岁的妇人了,身体竟然一点也没有走形,这也就是造物者的神奇了吧。

    及膝的短裙,合体的包裹着胡美铃的下半身,显得风情无限,许飞看到,那双玉退的轮廓,在短裙的勾勒之下,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而丰满,短裙紧紧的绷在了她的玉退之上,使得她的玉退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那么的饱满,那透衣而出的张力和弹性,给许飞带来了眼前一亮有感觉。

    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挺翘,而且还紧绷绷的,一丝的下垂的痕迹也没有,随着美妇人站在了那里,两片肥厚的殿肉正绷紧着,看起来结实而又充满了张力,这样的美殿,自然是能够吸引到大多数男人的目光的。

    更为难得的是,也许是长其身处高位,使得这个中年美妇的身上散发出来了一股淡淡的让人不可逼视的气质,而这种高贵的气质,能让男人在不敢直视这个艳光四射的美妇人的同时,却又能最大限度的激起男人心中潜在的那种征服的。

    如果换了以往,许飞也许会毫不犹豫的看着这样的美艳熟妇,心中想着如何的制造机会,好让自己有多一点和胡美铃的亲近的机会,但是现在的许飞却不这样子想,突如其来的消息,让许飞的心情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想到自己才一进局机关就受到了排挤,竟然要到下面去扶贫,这一年的时间,不但会让自己错失很多在领导的面前表现的机会,而且还会因为远离机关而淡出人们的视线,许飞就觉得自己的嘴巴一阵的发苦。

    但是许飞却也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可是千万不能推脱这件事情的,虽然在机关呆的时间不长,但是许飞却知道机关里面有几大忌,而这不服从安排,就是其中之一,试想一下,有哪个当领导的,会愿意要一个一遇到什么事情,都会推三阻四的,不愿干的下属呢。

    更何况,自己才刚刚到局机关来,人生地不熟的,又没有什么背景,如果自己这么做了,指不定这个人事处的处长会怎么的在领导的面前说自己的坏话呢,而且胡美铃本身就是人事处的处长,自己如果推脱了,不说她会不会到领导面前去大张旗鼓的说自己如何的不听话,自己首先就会得罪了这个手握生杀大权的人,等到年终考核的时候,她在自己的档案里多加上一条对自己不利的评语,那自己可就要一辈子背负上这个沉重的包袱了。

    虽然胡美铃的一句话决定不了自己的生死,但是却绝对可以在她位居人事处处长的时候,让自己抬不起头来,胡美铃现在是正处级干部,再往上走,就是副厅了,而胡美铃在这个位置上干了还不到一年,再想往上走,那最起码是三五年之后的事情了,自己又有几个三五年呢,而下乡就算是再苦再累,也只有一年时间,许飞在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了。

    “处长,扶贫工作是一项惠民的大工程,局里面能考虑将我抽调去扶贫,那足以证明局里面是很重视我的,我有些兴奋,也有些惶恐,但是组织上有安排,我坚决服从,只是,我怕自己辜负了领导的期望呀。”许飞虽然心中万分的不情愿,但是在权衡了一番轻重以后,却只能是说出了那样的话来。

    胡美铃到人事处的处长的位置上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竟然就碰上了这样的一个难题,这些天来,胡美铃几乎天天晚上都失眠,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扶贫工作的人先的推荐,但是在官场上打拼了这么久的胡美铃,却知道这里面的水其实深得很的。

    在机关混了这么多年,胡美铃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微妙之处,扶贫工作在局领导的眼里,只是一项无足轻重的工作,但是说到人选的选派之上,这其中的学问自然是大得去了,自己如果一个处理不好,说不定会得罪了其中的一个领导也不一定呢。

    要知道,在这错综复杂,盘根错节的官场之上,人人都是带着一副假面具生活着的,在平时的时候,大家都是笑脸相迎的,兴致来了的时候,还时不时的开个玩笑,但是这种和谐的背后,却是暗流涌动着的,因为谁也不知道谁是谁的关系,谁有什么样的背景,谁会在关键的时候,给你来上这么一下子。

    自己如果在扶贫工作上草率的去推荐一个人,说不定,推荐的这个人,就是哪个局领导的关系,而将局领导的关系给安排去做这项谁也不愿意干的工作,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么,说得小一点,人家给自己穿穿小鞋,说得大一点,盯着自己这个位置的人多着呢,如果局领导一怒之下,将自己给拿下来了,那自己不是只有打破牙齿和血吞的么。

    所以胡美铃在对这件事情上是慎之又慎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胡美铃这些天来,已经将局里面的人事档案全部翻了一遍,想要从档案之中看出,究竟有谁没有背景,可以去做这一次的扶贫工作,但是很快的,胡美铃就失望了,因为她从档案里面看得出来,局里面的那些合适下乡的人,在前几年的时间里已经安排下过了。

    这个时候的胡美铃,想起了一个人来,这个人,自然就上许飞了,许飞报考人社局的岗位的时候,胡美铃因为工作的关系,一直都参与着这件事情,胡美铃知道,这个年青人是很有实力的,在考试的时候,笔试和面试成绩,都是全省第一,所以才会一番风顺的到局机关来工作的。

    但是也正是从这一点上,胡美铃凭着自己多年工作的经验,觉得许飞应该没有什么背景的,因为那些有背景的人,哪里会去费那工夫准备考试呀,而且组织这次考试的本身就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从第二名到第二十名,都有人打过了招呼,或者通过局领导给胡美铃施压,或直接给胡美铃打电话,无一例外的都对自己的关系表示了要关照的意思。

    而胡美铃自然也在这件事情上做了手脚,从第二名到第二十名的人员的成绩之中,多多少少都有些水份的,只有第一名的许飞,是货真价实的,这是因为,胡美铃她们掌握着人事考试的一个潜规则,那就是做事一定要低调,第一名往往是处在风口浪尖之上的,如果在第一名的事情上做什么手脚的话,那么是经不起检查的。

    而现在人们的法制观念也强了,遇到有什么怀疑的事情,马上就会写举报信,或者将怀疑发到网上,而将货真价实的许飞放到第一名的位置上,即让那些鸡蛋里面挑骨头的人无话可说,以可以应对纪检机关的检查,可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了。

    正是因为这一点,许飞才会凭着自己的本事,如愿以偿的考入了公务员队伍,也正是因为如此,胡美铃隐隐的感觉得出来,许飞也许并没有什么背景,这样的人,自然是下乡扶贫的最好的人选了,胡美铃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在今天将许飞约了过来,借着跟许飞谈话的时机,试探起了许飞来了。

    现在听到许飞这样一说,胡美铃对自己的判断又坚信了几分,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露出了几分柔和的笑容走到了许飞的面前:“小许呀,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子说的,也不枉了组织对你的信任,好,既然这样子的话,你就去准备一下吧,省里面会在三天以后组织一个欢送会,欢送会以后,你就可以下去了。”说到这里,胡美铃轻轻的拍了拍许飞的肩膀,以示鼓励。

    许飞感觉到,随着胡美铃走到了自己的身边,一股淡淡的幽香就从胡美铃的身体里散发了出来,冲入到了自己的鼻子里面,那是一股带着成熟美妇身体里特有的幽香再加上一丝淡淡的汗气的气息,闻到这股好闻的气息,许飞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

    “妈的,你既然这样的排挤我,我对你也不会客气的,总有一天,我会站在高位之上,让你为今天的事情后悔的,到那个时候,你跪在地上求我,我也不会原谅你的,除非。”想到这里,许飞的心中怦然一跳,看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的美艳熟妇,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

    因为胡美铃是站在了许飞的面前的,所以许飞一看美艳熟妇,就正好看到了她的肚脐眼以下大退根部以上的地方,许飞看到,在短裙的包裹之下,胡美铃的肚脐眼以下,大退根部以上的部位已经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倒三角,此刻,这个倒三角,正在自己的面前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诱惑的气息,许飞自然知道,那个地方,就是她的女性身体最敏感也是最神秘的部位了,想到自己竟然和胡美铃的身体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了起来,许飞又怎么能不暗中大咽口水呢。

    看着站在那里的美艳熟妇胡美铃的身体最神秘也是最敏感的部位在自己的面前散发着淡淡的诱惑的风情,许飞情不自禁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心中也继续的想了下去:“除非你脱光了衣服站在我的面前,让我好好的在你的身上唱上一首征服之歌,也许,看在你为我主动的献身的份上,我会饶过你的呢。”

    想到这些,许飞的目光,变得有些火热了起来,那目光,就像是要穿透胡美铃的短裙,去欣赏一下这个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风景一样的,这样一来,许飞就看到了一个异相,看到这个异相,许飞的心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许飞看到,在短裙之下形成的那个倒三角形的最底端,在此刻突然间微微的隆了起来,凭着自己对女性的身体了解的程度,这微微隆起一入眼,许飞就知道了,那正是胡美铃的耻骨了,本来,耻骨印在了短裙上的印迹,应该是紧绷绷的,硬梆梆的,但是许飞却感觉到,胡美铃的微微隆起,看起来是那么的柔和,那么的饱满,从这一点上,许飞感觉得出来,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小嘴是肥美而多汁的,甚至捏一下,就可以流出水来的,想到这些,许飞又怎么能不心儿怦怦直跳起来呢。

    此刻,似乎还有一股淡淡的气息,从美艳熟妇的那个微微隆起之上散发了出来,冲入到了许飞的鼻子里面,许飞觉得,那种气息,带着一丝淡淡的搔气,又带着一丝成体的幽香,这样的气息混合在一起虽然并不是很好闻,但是许飞却觉得,闻到了这股气息以后,自己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似乎已经变得有些亢奋了起来了。

    许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以自己的年纪而论,应该是对青年女子感兴趣的,但是许飞却不是这样子的,他反而对那些个中年女子情有独钟了起来,许飞觉得,成子的身体里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淡淡的成熟风韵,是那些末经人事的少女无法具备的,也是最吸引自己的。

    许飞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象着,如果自己有一天能碰到一个少妇,亲自将她的衣服给脱去,让自己在她的身上尝一尝那种成熟风韵给自己带来的刺激的感觉,就算是自己少活几年,也是物有所值的,而现在的胡美铃身居高位,不但是美妇,而且那种高贵的气质,也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这样的对象,自然是符合了许飞的潜在的心理的,也难怪当他看到了胡美铃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印在了短裙上的印迹以后,会有了身体的反应了。

    胡美铃可不知道,许飞现在在心中竟然打的是这样一个主意,她现在所想的是,通过和许飞的谈话,知道了许飞并没有什么家庭背景,将这样的人派出去做扶贫工作,自然是不会影响到自己什么的,想到困扰了自己好多天的大难题终于解决了,胡美铃的心情一下子大好了起来。

    心情大好了起来的胡美铃却还是要在许飞的面前保持着她的处长的威严的,所以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而是在又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交待了许飞一些事情以后,便停止了谈话,许飞知道,到了这一步,自己也应该离开她的办公室了,所以起身告辞。

    走出门以后,许飞在脑海之中不由的再一次的浮现出了胡美铃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印在了短裤之上的印迹,想到临走的时候胡美铃在自己的面前以那样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说的那例行公事的话,许飞就气不打一处来,心中也更加的坚定了一定要努力上位,以便于趁早将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处长给压在身下,看看她在自己的强有力的冲刺之下,还会不会保持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的信心。

    胡美铃自然没有想到,许飞虽然并没有什么背景,但是在诸多的机缘巧合之下,却迅速上位了,而在不久的将来,她也终于为她今天所做出来的这个决定而付出了代价,当然,在付出了这个代价以后,胡美铃才意识到了,原来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竟然是可以那样的快乐的,从而死心塌地的跟着许飞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许飞本来有些坏笑着的脸也变得正常了起来,走进了办公室以后,才端起水来喝了一口,一个如同银铃一样的声音就在许飞的背后响了起来:“小许呀,怎么样,这回到人事处去收获可大吧,人家胡处长可是高高在上的呀,今天竟然破例的约你去谈话了,足可见她对你的重视程度呀,怎么样,是不是要高升了呀。”

    许飞转过头来,看到自己办公室的柳青青正在那里俏生生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之下,许飞对柳青青道:“柳姐,你可不要笑话我了呀,你知道么,今天胡处长找我去,是和我谈起了什么事么,她是和我谈扶贫的事情呢。”

    柳青青今年二十七岁,前一段时间才结婚,因为新婚燕尔,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总是带着一丝甜蜜的笑容,这也给这个新婚的少妇增加了几分妩媚的感觉,让人眼前一亮。

    今天的柳青青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合体的连衣裙,将她的充满了新婚少妇娇懒的风情的身体,尽情的展现在了许飞的面前,许飞看了柳青青一眼,嘴里也轻声的一笑:“怎么,柳姐,今天又穿新裙子了呀,不错,这裙子挺合适你的,使得你看起来更加的漂亮了。”

    许飞说得没有错,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柳青青的这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使得这个新婚少妇看起来不但具备着青春少女的清纯,而且还充满了少妇的妩媚,这两者却又较好的在柳青青的身体里结合了起来,给许飞带来了一种视觉上的美妙感受,看着在自己的面前婷婷玉立的站着的柳青青,许飞不知怎么的在心中冒出了一句兄弟之间最流行的台词:“怎么好女人都让狗给上了。”

    柳青青无疑有着足够的可以吸引男人的眼球的本钱,近一米七的身同,让柳青青看起来婷婷玉立,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总是会流露出一种温柔的目光,这种目光,虽然是因为沉浸在了幸福之中的女人所特有的,是因为想到了新婚的甜蜜而流露出来的,但是却给人带来了一种惊艳的感觉。

    柳青青的嘴唇微微有些厚,但是这却并不影响柳青青的美感,反而给她多增加了几分风情,那微厚的嘴唇,看起来是那么的娇艳欲滴,只要一想到这样的性感美唇,只能给柳青青的老公享受,而自己只能看着眼馋,许飞的心中就不由的生起了几分的妒意。

    柳青青的看起来是那么的饱满而充满了弹性,尤其是在受到了丈夫的爱抚以后,看起来更加的坚挺而硕大了起来,现在,柳青青的,正将连衣裙给高高的撑了起来,在胸前划着一道优美的孤形,诱惑着许飞的眼球,许飞看着柳青青的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样子,心中甚至都在猜想着,这个女人,是不是自己可以一手掌握的女人呢。

    合体的连衣裙,紧紧的包裹着柳青青的,而柳青青的,却又似乎并不想这样的给人束缚着一样的,正在那里努力的向外突出着,想要挣扎出连衣裙的包裹出来透透气,这样一来,就使得连衣裙给高高的撑了起来,如同第二层肌肤一样的,将那丰满挺翘而弹性的轮廓,在许飞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

    薄薄的裙料紧紧的贴在了柳青青的之上以后,变得更加的透明了起来,透过薄薄的裙料,许飞甚至都可以清楚的看得到,正紧紧的包裹着柳青青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的贴身衣物的轮廓,看到这里,许飞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心中甚至都生出了一种想要将柳青青的裙子给脱下来,看一看她的胸脯在贴身衣物的包裹之下,究竟的多么的诱人的冲动来了。

    纤纤的细腰,看起来盈盈一握,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风情,许飞知道,这样的细腰,自然会在床上玩出许多的高难度的动作,从而给男人带来的感觉,平坦的,看起来结实而柔软,并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在之下,却突然间扩张了起来,那自然就是柳青青的跨部了。

    也许是因为微薄的裙料受到了从柳青青的两退之间所散发出来的温热的气息的吸引,正贴在了她的两退之间,这样一来,就使得她的两退之间的风景,在许飞的面前变得若隐若现了起来,许飞看到,虽然在连衣裙的包裹之下,那种撩人的风景自己看得并不真实,但是却给自己留下了更大的想像空间,自然是别有一番动人的风韵。

    柳青青比许飞只早到局里面一个多月,因为是借调的,所以她并没有算在局机关的四大美人里面,但是许飞却知道,柳青青的姿色,并不在局机关四大美人之下,而且因为身上有着那种新婚少妇的娇懒的风情,比那四大美人,似乎又多了几分吸引人眼球的风韵了。

    正是因为柳青青只比许飞早到了一个多月,做为新进的人员,两人之间自然有了更多的话题,而许飞的幽默风趣和善解人意,也让柳青青渐渐的喜欢上了和许飞在一起的感觉,所以在这个办公室里,柳青青和许飞之间的关系也最为要好,所以许飞才敢像刚刚那样的跟柳青青说话的。

    柳青青听到许飞称赞自己的衣服好看,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变得更加的嫣然了起来:“小许,真看不出来,你的嘴还挺甜的呀,你看看这件衣服是我老公买给我的,不错吧。”说到这里,柳青青似乎想到了新婚时的甜蜜,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又露出了几分幸福的感觉,看得许飞又是情不自禁的生出了几分妒意。

    “那是当然了,柳姐,你本来就生得美艳无比,再加上你穿着这样的衣服,更是将你的让电影明星都妒忌的身材展现了出来,一定能吸引太多人的眼光吧,呵呵,柳姐,我看我姐夫给你买这样的衣服,一定是别有用心的吧。”许飞一边欣赏着柳青青的曼妙的身体,一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

    许飞的话让柳青青不由的微微一愣,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许飞:“小许,你怎么这样说呀,你姐夫就是看到这件衣服好看,所以买下来送给了我的,你怎么会说他别有用心呢。”

    许飞坏坏的一笑,眼睛又狠狠的在柳青青的一对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之上盯了一眼,在过足了眼瘾以后,才道:“柳姐,你看看,你穿着这样的衣服,我敢保证,就连八十岁的老头看到了,都难免要动心了吧,我姐夫给你买这样的衣服,自然是想要增加你们夫妻之间的情趣了,你们之间的夫妻生活一定很和谐吧。”

    说到这里,许飞看了看办公室里并没有别的人,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身体向前走动了一步,将头凑到了柳青青的头边,嘴里也故做神秘的小声的对柳青青道:“柳姐,你穿着这样的衣服,一定会让我姐夫很兴奋吧,告诉我,你们一天晚上能来几次呀。”

    许飞感觉到,随着自己走到了柳青青的身边以后,那种少妇身体里特有的幽香,就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而自己将头凑到了柳青青的耳边说话的举动,也使得自己可以清楚的看得到柳青青的白玉一样的后脖以及脖子上那丝丝的秀发,那种香艳的刺激,却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

    柳青青感觉到随着许飞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将头凑到了自己的头边讲起了话来以后,一股股男性火热的气息就扑打在了自己小巧的耳垂之上,感觉到这一切以后,柳青青的心中不由的怦然一跳,身体也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许飞:“小许,你说什么呀,什么一天晚上来几次呀。”

    许飞显然没有想到,柳青青已经结婚一段时间了,竟然连这一点也不懂,自然也是不由的微微一愣,看着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许飞想起了刚刚将头凑到了这个新婚少妇的耳边说话时的那种香艳,于是,许飞再一次的将头凑向了柳青青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再一次的闻一闻从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

    柳青青看到许飞不怀好意的再次将头凑向了自己的身体,可爱的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身体也向后退了一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嗔怪的目光看着许飞:“小许,你干什么呀,什么事那么神秘,你得那样跟我说话呢,现在办公室里又没有别人,你就不能好好的跟我说么。”

    给柳青青看穿了自己的心事,任许飞的脸皮再厚,却也是禁不住的老脸一张,但是那抹红色只是一闪而过,许飞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看到柳青青对自己已经有了防备的心理,许飞的计划自然就无法实现了,所以许飞只好摸了摸鼻子:“柳姐,你和你老公之间,一晚上能来几次呀,我,我说的就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

    柳青青这一下才明白了,许飞说的一晚上来几次,原来指的竟然是这样的事情,一时间不由的羞得满脸通红了起来:“死小许,你怎么问这个问题了呀,呸。”一边说着,柳青一边薄怒的看了许飞一眼,有些负气的背过了身子去了,做出了一副不理会许飞的样子。

    柳青青以前和许飞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是笑语嫣然的,有时候,许飞也会跟柳青青开一些带彩的玩笑,那个时候柳青青总是嫣然一笑,虽然不再理会许飞,但是却也并不生许飞的气,所以,许飞在今天才敢在柳青青的面前问出了那种暧昧而禁忌的话来的。

    现在看到柳青青一副薄怒的样子转过了身去,许飞的心中微微一惊,知道自己是太过份了,从而惹得柳青青生气了,但是同时,柳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表露出来的那种薄怒,却使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看起来别有一番风韵,看得许飞的心中自然又是微微一酥:“妈的,这柳姐还真的带劲呀,连生起气来,竟然也是这样的好看,这样的动人,如果我拥有这样的妇人,一晚上个十次八次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许飞看到,随着柳青青转过了身来,她的优美的背影就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的背部曲线是那么的优美,那么的曼妙,那么的充满了撩人的气息,但是许飞的目光,只是在她的背部扫视了一眼以后,就一路向下,在她的腰部以下,大退根部以上的部位停了下来,因为许飞觉得,女人的身体,有三个最能吸引自己的地方,一个是胸脯,一个是两退之间的风景,第三个,自然就是美殿了,现在柳青青转过了身来,等于是将她的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许飞又怎么会放过这种难得的机会呢。

    许飞看到,在白色连衣裙的包裹之下,柳青青的美殿看起来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而由于柳青青是背对着自己的,窗外的阳光正直射到了柳青青的身上,透过柳青青的身体,许飞可以看得到,阳光透过了她薄薄的连衣裙,从她的两退之间透露了出来,不用说,那光影的最顶端,就是柳青青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位置了,看到这些,许飞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笑。

    轻轻的走到了柳青青的背后,许飞双手扶在了柳青青的香肩之上,头也再次的凑到了柳青青的小巧的耳垂边上,轻声的道:“怎么了,柳姐,你生气了,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早知道你会生气,那以后我不开这种玩笑就是了。”

    柳青青没有想到,许飞在看出来了自己生气以后,竟然还做出了这样一个暧昧的举动来跟自己说着话,芳心一跳之下,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变得更加的红润了起来,那种火热的男性的气息,刺激着这个新婚少妇的心,让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柳青青自借调到局机关以后,因为认识的人少,一度十分的孤单,但是不久以后,许飞凭着自己的本事考入了局机关,并且分到了自己的科室,由于两个人都是新人,自然就有了共同的语言,而许飞的幽默风趣,也让柳青青有了一种找到了知己的感觉,正是因为如果,柳青青和许飞之间的关系,就比一般人要好了许多。

    许飞本来就生得高大英俊,而且学识过人,又善解人意,柳青青很喜欢和许飞在一起的感觉,有时候给许飞幽默风趣的语言逗得格格直笑的时候,柳青青甚至在心中冒出过这样的想法,那就是,自己为什么不在结婚之前认识许飞呢。

    以前的时候,许飞也和自己开过那种带彩的玩笑,但是柳青青在不理会的同时,却又暗暗的欣喜,因为柳青青觉得,许飞说出那玩笑的时候的坏坏的懒懒的样子,才是让自己最动心的,和自己老公的老实木枘比起来,两个人就像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一样的。

    柳青青自己也想不到,自己做为一个已婚的少妇,怎么会有这样的对丈夫以外的男人的微妙的心理,想着丈夫虽然老实而木枘,但是对自己却是一心一意,真心实意的,柳青青就觉得,自己对丈夫以外的男人有那种心理,实在是有些对不起自己的丈夫的。

    所以在今天,柳青青在听到许飞又一次的在自己的面前讲起了带彩的事情来了以后,故意露出了生气的样子,用意就是想要警告许飞,让他见好就收,但是柳青青却没有想到,自己的生气,不但没有阻止许飞,反而使得许飞的举动更加的过份了起来,现在许飞的手就放在了自己的香肩之上,而且嘴唇也就在自己的耳垂不远的地方,让柳青青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在那里左右为难了起来。

    许飞站在了柳青青的身后,闻着这个新婚少妇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幽香,听着她的如兰的吐息,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尤其是在看到自己做出了如此亲昵的举动以后,柳青青似乎并没有什么抗拒的意思,许飞的胆子更大了起来,低头向下看了过去,许飞看到,自己由于距离柳青青已经很近了,所以自己的跨部,就在柳青青的一个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的不远处,看到这里,许飞的脑海里突然间冒出了一个大胆的主意。

    许飞慢慢的着,开始一前一后的在柳青青的身后动起了身体,如果从两人的身后看过去,就像是在这一刻,许飞已经将自己的坚硬和火热,以背后位的姿势,到了柳青青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正在进行着往返运动一样的,说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许飞一边动着身体,一边也幻想着自己正在柳青青的香软而充满了成熟少妇风韵的身体上辛苦的冲刺着,一种异样的刺激的感觉从心中升了起来,使得许飞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向着自己的身体集中了起来,本来安分的小兄弟,在此刻已经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

    “柳姐,你生得这么美艳,让我一看到你,就会联想到一张大床,想到一张可以让我们在上面尽享的大床,但是可惜的是,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已经结婚了,我没办法享受到你的身体了,但是现在我用这种方式来想你,你不会怪我吧,唉,真是生不缝时呀,柳青,要是你是我的老婆那应该多好呀,我一定会天天的,不管是在厨房,还是在客厅,甚至在办公室里,我如果一天不干上你个十次八次的,我觉得,都有些对不起你这魔鬼身材了。”

    许飞看着自己的跨部随着自己身体的,一下子距离柳青青的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近了起来,一下子又远了起来,那样子,如果是自己的身体坚硬了起来,而柳青青又是光着身体的话,那不是自己的身体就在柳青青的身体里进出了起来么,想到这些,许飞的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而兴奋之下,许飞不自觉的将身体的幅度加大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许飞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跨部突然间传来了一种香软得用笔墨无法形容的感觉,这种感觉从自己的跨部迅速的传到了自己的全身,让自己全身一下子变得暖洋洋的起来了,就像是泡在了温泉之中一样的,让自己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感觉到这一切以后,许飞的心不由的怦然一跳,这样的感觉,就算是许飞用大退,也想得出来,肯定是自己刚刚身体时的幅度过大了,一不小心,将自己已经起了反应的身体,顶到了柳青青的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上了,这种感觉,正是由此而来的。( 风流成性(寂寞难眠) http://www.luoqiu5.com/9_9022/ 移动版阅读m.shubao333.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