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风流成性(寂寞难眠) > 六十二 双美齐收、思思青青 完
    柳青青突然间将目光投向了许飞,主要是她突然间想了起来,如果不是许飞的大胆的挑逗,如果不是许飞的坏,自己是绝对不会红杏出墙的,而李思思肯定也和自己一样的,如果不是在许飞的顽强的挑逗之下动起了心来,也是不会任由许飞在她的丈夫的身边就侵犯起了她来的,而自己这两个女人,竟然还会为了这样的一个男人,差一点儿势同水火,而许飞却还在那里若无其事,想到这些,柳青青不由的将目光投向了许飞,心中在想着,自己究竟要不要联合李思思,来教训一下许飞,从而让他以后不再那么。

    “主任,有一个男人,我们两人都同时喜欢上了,但是这个男人却人心不足,不但对我们两个人同时动起了手脚来了,而且还让我们心中生起了敌意,你说,这样的男人,我们要不要教训一下,让他跟我们承认错误,让他知道,我们女人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不然的话,以后他可得爬到我们的头上作威作福了。”

    李思思看到柳青青将目光投向了许飞,正在不明所以的她,突然间听到柳青青这样一说,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之下,李思思只能是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柳青青,但是听到后来,李思思算是听明白了,柳青青是在跟自己说,要联合起自己来,一起对付许飞呀。

    听到柳青青这样一说以后,李思思也想起了许飞在公车上对自己的挑逗来了,想起了许飞在老公身边对自己的侵犯来了,本来这些事情,自己也就是认了的,但是想到许飞在得了便宜还要买乖,刚刚竟然拿着这件事情来刺激起了自己以后,这个高贵典雅的美女主任,也有些心理不平衡了起来。

    “好,青青,我们就一起对付他,好好的教训她一下吧,你说得对,我们一定要让他知道,我们女人也不是好欺负的,他一定要为这件事情付出代价的。”女人本来就是一个奇怪的动物,刚刚还在那里势同水火的两人,到了现在,却一至对外了起来,这倒是让许飞突然间有了一种始料末及的想法。

    看着两个女人都站起了身来机,慢慢的靠向了自己,许飞苦笑着摇了摇头,慢慢的向后退了过去,嘴里也喃喃的道:“柳姐,主任,你们可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呀,你们可不要乱来好不好,我,我向你们承认错误还不行么,这里,这里可是办公室,如果,如果给人发现了,那我们,我们可就要完蛋了呀。”

    “你也知道这里是办公室呀,既然知道这里是办公室,那天你还那么过份的挑逗我,将我弄得神魂颠倒的,上了你的贼船了。”这是柳青青说的。“臭小许,你在挑逗我的时候,怎么不想一想这是什么地方呢,真的恨死你了,你不要以为,你的一句话就会让我们放过你的,青青,关门,放狗。”这话是李思思说的。

    柳青青听到李思思突然间说起了关门放狗的话来,不由的微微一愣,但是柳青青马上就明白了过来了,有时候自己的办公室的人会全部都出去办事,所以局里面特意的给每个办公室都做了一副牌子,上面写着外出有事,有事请打电话的字样,李思思这样说,明显的是在告诉着柳青青,让柳青青将那写着有事处出的牌子挂出去呀,这样一来,就谁也不会发现,这个办公室里发生的暧昧的一幕了。

    想到这里,柳青青高高的应了一声,走过去将牌子挂了起来,然后将门反锁上了,搓着手掌就向着许飞靠了过来,许飞看着这两个娇滴滴的美女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如狼一样的目光,心中有些害怕了起来,怯生生的缩在了墙角,双手护在了胸前,可怜巴巴的看着李思思和柳青青两人:“柳姐,主任,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呀,饶我,饶了我吧。”

    看到许飞的样子,柳青青和李思思虽然知道许飞这是在扮猪吃老虎,但是却也感觉到了一丝的兴奋,两女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色之中看出了疑问,那就是两人虽然已经搞成了阵线联盟,但是至于究竟要怎么样的整治许飞,这两人风情万种的美妇人,还真的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呢。

    正缩在了墙壁一角的许飞,看到李思思和柳青青的样子,不由的哈哈一笑,伸出手来,一左一右的将两人美妇人给搂在了怀里:“柳姐,主任,你们也不要想了,我来给你们想个整治我的办法吧,那就是用你们下面的那张小嘴,将我的身体夹断吧,这样的话,我不是怎么样,也付诸不了现实的么。”

    在刚刚的挑逗之中,柳青青和李思思两人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刺激,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到了现在,两人的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都是一片湿意了,听到许飞这样一说以后,两人的俏脸都不由的微微一红,虽然心中很想那件事情了,但是两人却同时的张开了大嘴,想要说许飞两句,以免得许飞说自己两人将办公室的门关上了,是心中有那样的想法。

    但是两人的声音还没有发出来,许飞就微微一用劲,推着两人的香软而充满了成熟风韵的身体,向着办公室里间的休息室走了过去:“你们两个也不要不好意思了,等一会儿,你们如果真的有本事的话,就将我杀得求饶不就行了么,呵呵,春霄一刻值千金,不要浪费时间了。”随着两女的一声嘤咛,三人的身影同时消失在了休息室的门后,一场人间风月大战,就这样的拉开了序幕。

    (此处征得三万八千字)西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人事处的一间办公室里,一个中年美妇在办公室里转着圈儿,看着正在自己对面坐得笔直的一个大约二十三四岁的青年人:“许飞呀,这一次我们省里分配给了我们一个下乡扶贫的指标,我们人事处经过综合考虑,准备推荐你去,你看怎么样呀。”

    许飞,男,二十三岁,大学刚刚毕业,今天七月份参加了全国的公务员考试,在十几万的考生之中脱颖而出,成为了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一名公务员,现分配在计划调配处工作,许飞年少得志,自然是意气风发,想着要好好的大干一场的,却没料想,今天人事处的处长胡美铃将自己叫到了办公室,第一句话,竟然跟自己说起了这个。

    许飞虽然才进机关不久,但是却也耳闻目染了一些机关的事,扶贫工作是局里面最不重视的一项工作,每一年都是不了了之,局机关的人只要一谈到扶贫工作,无一不退避三舍,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给弄到那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去受罪。

    而近两年来,局机关里在对待扶贫这件事情上,选派的不是那种没有背景的,可以任人揉捏的人,就是选派的那些犯了错误的,前途已经一片暗淡的人,许飞正值想要大干一场时候,却突然间听到胡美铃跟自己谈起了这个,他又怎么能够不窝心呢。

    胡美铃,年纪大约在四十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五,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使得这个美妇看起来十分的精明干红,合体的套装,将这个美妇人的曼妙而玲珑的身材,在许飞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那几乎透体而出的万种风情,更是让许飞的眼前一亮。

    美妇人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有着一双让人惊艳的大眼睛,波光流动之间,总是给人一种她在望着你的感觉,高巧的鼻梁,将她的一张俏脸一分为二,一张性感而微薄的嘴唇,虽然并没有经过任何人工的刻画,但是却显得娇艳欲滴,让谁看到了,都会忍不住的生出几分想要扑上去亲吻一下的冲动来。

    黑色的西装里面,是一件大翻领的白色衬衣,高领的白色衬衣,将她的天鹅一样的脖子衬托得更加的修长而笔直,天鹅一样的脖子下来,是突然间隆了起来的胸脯,在上衣的包裹之下,胡美铃的胸脯看起来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坚挺,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许飞甚至都有些怀疑,胡美铃是不是做过整容之类的手术,不然的话,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了,就算是保养得再好,又怎么能将她的保养得跟少女一样的不但笔直而坚挺,而且还一丝下垂的样子都没有呢。

    在收腰的西装,将她的杨柳细腰恰到好处的显现了出来,那盈盈一握的细腰,看起来就跟随风一吹就会折断一样的,给许飞带来了一种别样的韵味,平坦而结实的,看起来也一丝賛肉都没有,四十岁的妇人了,身体竟然一点也没有走形,这也就是造物者的神奇了吧。

    及膝的短裙,合体的包裹着胡美铃的下半身,显得风情无限,许飞看到,那双玉退的轮廓,在短裙的勾勒之下,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而丰满,短裙紧紧的绷在了她的玉退之上,使得她的玉退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那么的饱满,那透衣而出的张力和弹性,给许飞带来了眼前一亮有感觉。

    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挺翘,而且还紧绷绷的,一丝的下垂的痕迹也没有,随着美妇人站在了那里,两片肥厚的殿肉正绷紧着,看起来结实而又充满了张力,这样的美殿,自然是能够吸引到大多数男人的目光的。

    更为难得的是,也许是长其身处高位,使得这个中年美妇的身上散发出来了一股淡淡的让人不可逼视的气质,而这种高贵的气质,能让男人在不敢直视这个艳光四射的美妇人的同时,却又能最大限度的激起男人心中潜在的那种征服的。

    如果换了以往,许飞也许会毫不犹豫的看着这样的美艳熟妇,心中想着如何的制造机会,好让自己有多一点和胡美铃的亲近的机会,但是现在的许飞却不这样子想,突如其来的消息,让许飞的心情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想到自己才一进局机关就受到了排挤,竟然要到下面去扶贫,这一年的时间,不但会让自己错失很多在领导的面前表现的机会,而且还会因为远离机关而淡出人们的视线,许飞就觉得自己的嘴巴一阵的发苦。

    但是许飞却也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可是千万不能推脱这件事情的,虽然在机关呆的时间不长,但是许飞却知道机关里面有几大忌,而这不服从安排,就是其中之一,试想一下,有哪个当领导的,会愿意要一个一遇到什么事情,都会推三阻四的,不愿干的下属呢。

    更何况,自己才刚刚到局机关来,人生地不熟的,又没有什么背景,如果自己这么做了,指不定这个人事处的处长会怎么的在领导的面前说自己的坏话呢,而且胡美铃本身就是人事处的处长,自己如果推脱了,不说她会不会到领导面前去大张旗鼓的说自己如何的不听话,自己首先就会得罪了这个手握生杀大权的人,等到年终考核的时候,她在自己的档案里多加上一条对自己不利的评语,那自己可就要一辈子背负上这个沉重的包袱了。

    虽然胡美铃的一句话决定不了自己的生死,但是却绝对可以在她位居人事处处长的时候,让自己抬不起头来,胡美铃现在是正处级干部,再往上走,就是副厅了,而胡美铃在这个位置上干了还不到一年,再想往上走,那最起码是三五年之后的事情了,自己又有几个三五年呢,而下乡就算是再苦再累,也只有一年时间,许飞在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了。

    “处长,扶贫工作是一项惠民的大工程,局里面能考虑将我抽调去扶贫,那足以证明局里面是很重视我的,我有些兴奋,也有些惶恐,但是组织上有安排,我坚决服从,只是,我怕自己辜负了领导的期望呀。”许飞虽然心中万分的不情愿,但是在权衡了一番轻重以后,却只能是说出了那样的话来。

    胡美铃到人事处的处长的位置上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竟然就碰上了这样的一个难题,这些天来,胡美铃几乎天天晚上都失眠,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扶贫工作的人先的推荐,但是在官场上打拼了这么久的胡美铃,却知道这里面的水其实深得很的。

    在机关混了这么多年,胡美铃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微妙之处,扶贫工作在局领导的眼里,只是一项无足轻重的工作,但是说到人选的选派之上,这其中的学问自然是大得去了,自己如果一个处理不好,说不定会得罪了其中的一个领导也不一定呢。

    要知道,在这错综复杂,盘根错节的官场之上,人人都是带着一副假面具生活着的,在平时的时候,大家都是笑脸相迎的,兴致来了的时候,还时不时的开个玩笑,但是这种和谐的背后,却是暗流涌动着的,因为谁也不知道谁是谁的关系,谁有什么样的背景,谁会在关键的时候,给你来上这么一下子。

    自己如果在扶贫工作上草率的去推荐一个人,说不定,推荐的这个人,就是哪个局领导的关系,而将局领导的关系给安排去做这项谁也不愿意干的工作,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么,说得小一点,人家给自己穿穿小鞋,说得大一点,盯着自己这个位置的人多着呢,如果局领导一怒之下,将自己给拿下来了,那自己不是只有打破牙齿和血吞的么。

    所以胡美铃在对这件事情上是慎之又慎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胡美铃这些天来,已经将局里面的人事档案全部翻了一遍,想要从档案之中看出,究竟有谁没有背景,可以去做这一次的扶贫工作,但是很快的,胡美铃就失望了,因为她从档案里面看得出来,局里面的那些合适下乡的人,在前几年的时间里已经安排下过了。

    这个时候的胡美铃,想起了一个人来,这个人,自然就上许飞了,许飞报考人社局的岗位的时候,胡美铃因为工作的关系,一直都参与着这件事情,胡美铃知道,这个年青人是很有实力的,在考试的时候,笔试和面试成绩,都是全省第一,所以才会一番风顺的到局机关来工作的。

    但是也正是从这一点上,胡美铃凭着自己多年工作的经验,觉得许飞应该没有什么背景的,因为那些有背景的人,哪里会去费那工夫准备考试呀,而且组织这次考试的本身就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从第二名到第二十名,都有人打过了招呼,或者通过局领导给胡美铃施压,或直接给胡美铃打电话,无一例外的都对自己的关系表示了要关照的意思。

    而胡美铃自然也在这件事情上做了手脚,从第二名到第二十名的人员的成绩之中,多多少少都有些水份的,只有第一名的许飞,是货真价实的,这是因为,胡美铃她们掌握着人事考试的一个潜规则,那就是做事一定要低调,第一名往往是处在风口浪尖之上的,如果在第一名的事情上做什么手脚的话,那么是经不起检查的。

    而现在人们的法制观念也强了,遇到有什么怀疑的事情,马上就会写举报信,或者将怀疑发到网上,而将货真价实的许飞放到第一名的位置上,即让那些鸡蛋里面挑骨头的人无话可说,以可以应对纪检机关的检查,可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了。

    正是因为这一点,许飞才会凭着自己的本事,如愿以偿的考入了公务员队伍,也正是因为如此,胡美铃隐隐的感觉得出来,许飞也许并没有什么背景,这样的人,自然是下乡扶贫的最好的人选了,胡美铃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在今天将许飞约了过来,借着跟许飞谈话的时机,试探起了许飞来了。

    现在听到许飞这样一说,胡美铃对自己的判断又坚信了几分,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露出了几分柔和的笑容走到了许飞的面前:“小许呀,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子说的,也不枉了组织对你的信任,好,既然这样子的话,你就去准备一下吧,省里面会在三天以后组织一个欢送会,欢送会以后,你就可以下去了。”说到这里,胡美铃轻轻的拍了拍许飞的肩膀,以示鼓励。

    许飞感觉到,随着胡美铃走到了自己的身边,一股淡淡的幽香就从胡美铃的身体里散发了出来,冲入到了自己的鼻子里面,那是一股带着成熟美妇身体里特有的幽香再加上一丝淡淡的汗气的气息,闻到这股好闻的气息,许飞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

    “妈的,你既然这样的排挤我,我对你也不会客气的,总有一天,我会站在高位之上,让你为今天的事情后悔的,到那个时候,你跪在地上求我,我也不会原谅你的,除非。”想到这里,许飞的心中怦然一跳,看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的美艳熟妇,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

    因为胡美铃是站在了许飞的面前的,所以许飞一看美艳熟妇,就正好看到了她的肚脐眼以下大退根部以上的地方,许飞看到,在短裙的包裹之下,胡美铃的肚脐眼以下,大退根部以上的部位已经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倒三角,此刻,这个倒三角,正在自己的面前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诱惑的气息,许飞自然知道,那个地方,就是她的女性身体最敏感也是最神秘的部位了,想到自己竟然和胡美铃的身体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了起来,许飞又怎么能不暗中大咽口水呢。

    看着站在那里的美艳熟妇胡美铃的身体最神秘也是最敏感的部位在自己的面前散发着淡淡的诱惑的风情,许飞情不自禁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心中也继续的想了下去:“除非你脱光了衣服站在我的面前,让我好好的在你的身上唱上一首征服之歌,也许,看在你为我主动的献身的份上,我会饶过你的呢。”

    想到这些,许飞的目光,变得有些火热了起来,那目光,就像是要穿透胡美铃的短裙,去欣赏一下这个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风景一样的,这样一来,许飞就看到了一个异相,看到这个异相,许飞的心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许飞看到,在短裙之下形成的那个倒三角形的最底端,在此刻突然间微微的隆了起来,凭着自己对女性的身体了解的程度,这微微隆起一入眼,许飞就知道了,那正是胡美铃的耻骨了,本来,耻骨印在了短裙上的印迹,应该是紧绷绷的,硬梆梆的,但是许飞却感觉到,胡美铃的微微隆起,看起来是那么的柔和,那么的饱满,从这一点上,许飞感觉得出来,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小嘴是肥美而多汁的,甚至捏一下,就可以流出水来的,想到这些,许飞又怎么能不心儿怦怦直跳起来呢。

    此刻,似乎还有一股淡淡的气息,从美艳熟妇的那个微微隆起之上散发了出来,冲入到了许飞的鼻子里面,许飞觉得,那种气息,带着一丝淡淡的搔气,又带着一丝成体的幽香,这样的气息混合在一起虽然并不是很好闻,但是许飞却觉得,闻到了这股气息以后,自己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似乎已经变得有些亢奋了起来了。

    许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以自己的年纪而论,应该是对青年女子感兴趣的,但是许飞却不是这样子的,他反而对那些个中年女子情有独钟了起来,许飞觉得,成子的身体里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淡淡的成熟风韵,是那些末经人事的少女无法具备的,也是最吸引自己的。

    许飞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象着,如果自己有一天能碰到一个少妇,亲自将她的衣服给脱去,让自己在她的身上尝一尝那种成熟风韵给自己带来的刺激的感觉,就算是自己少活几年,也是物有所值的,而现在的胡美铃身居高位,不但是美妇,而且那种高贵的气质,也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这样的对象,自然是符合了许飞的潜在的心理的,也难怪当他看到了胡美铃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印在了短裙上的印迹以后,会有了身体的反应了。

    胡美铃可不知道,许飞现在在心中竟然打的是这样一个主意,她现在所想的是,通过和许飞的谈话,知道了许飞并没有什么家庭背景,将这样的人派出去做扶贫工作,自然是不会影响到自己什么的,想到困扰了自己好多天的大难题终于解决了,胡美铃的心情一下子大好了起来。

    心情大好了起来的胡美铃却还是要在许飞的面前保持着她的处长的威严的,所以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而是在又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交待了许飞一些事情以后,便停止了谈话,许飞知道,到了这一步,自己也应该离开她的办公室了,所以起身告辞。

    走出门以后,许飞在脑海之中不由的再一次的浮现出了胡美铃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印在了短裤之上的印迹,想到临走的时候胡美铃在自己的面前以那样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说的那例行公事的话,许飞就气不打一处来,心中也更加的坚定了一定要努力上位,以便于趁早将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处长给压在身下,看看她在自己的强有力的冲刺之下,还会不会保持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的信心。

    胡美铃自然没有想到,许飞虽然并没有什么背景,但是在诸多的机缘巧合之下,却迅速上位了,而在不久的将来,她也终于为她今天所做出来的这个决定而付出了代价,当然,在付出了这个代价以后,胡美铃才意识到了,原来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竟然是可以那样的快乐的,从而死心塌地的跟着许飞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许飞本来有些坏笑着的脸也变得正常了起来,走进了办公室以后,才端起水来喝了一口,一个如同银铃一样的声音就在许飞的背后响了起来:“小许呀,怎么样,这回到人事处去收获可大吧,人家胡处长可是高高在上的呀,今天竟然破例的约你去谈话了,足可见她对你的重视程度呀,怎么样,是不是要高升了呀。”

    许飞转过头来,看到自己办公室的柳青青正在那里俏生生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之下,许飞对柳青青道:“柳姐,你可不要笑话我了呀,你知道么,今天胡处长找我去,是和我谈起了什么事么,她是和我谈扶贫的事情呢。”

    柳青青今年二十七岁,前一段时间才结婚,因为新婚燕尔,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总是带着一丝甜蜜的笑容,这也给这个新婚的少妇增加了几分妩媚的感觉,让人眼前一亮。

    今天的柳青青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合体的连衣裙,将她的充满了新婚少妇娇懒的风情的身体,尽情的展现在了许飞的面前,许飞看了柳青青一眼,嘴里也轻声的一笑:“怎么,柳姐,今天又穿新裙子了呀,不错,这裙子挺合适你的,使得你看起来更加的漂亮了。”

    许飞说得没有错,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柳青青的这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使得这个新婚少妇看起来不但具备着青春少女的清纯,而且还充满了少妇的妩媚,这两者却又较好的在柳青青的身体里结合了起来,给许飞带来了一种视觉上的美妙感受,看着在自己的面前婷婷玉立的站着的柳青青,许飞不知怎么的在心中冒出了一句兄弟之间最流行的台词:“怎么好女人都让狗给上了。”

    柳青青无疑有着足够的可以吸引男人的眼球的本钱,近一米七的身同,让柳青青看起来婷婷玉立,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总是会流露出一种温柔的目光,这种目光,虽然是因为沉浸在了幸福之中的女人所特有的,是因为想到了新婚的甜蜜而流露出来的,但是却给人带来了一种惊艳的感觉。

    柳青青的嘴唇微微有些厚,但是这却并不影响柳青青的美感,反而给她多增加了几分风情,那微厚的嘴唇,看起来是那么的娇艳欲滴,只要一想到这样的性感美唇,只能给柳青青的老公享受,而自己只能看着眼馋,许飞的心中就不由的生起了几分的妒意。

    柳青青的看起来是那么的饱满而充满了弹性,尤其是在受到了丈夫的爱抚以后,看起来更加的坚挺而硕大了起来,现在,柳青青的,正将连衣裙给高高的撑了起来,在胸前划着一道优美的孤形,诱惑着许飞的眼球,许飞看着柳青青的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样子,心中甚至都在猜想着,这个女人,是不是自己可以一手掌握的女人呢。

    合体的连衣裙,紧紧的包裹着柳青青的,而柳青青的,却又似乎并不想这样的给人束缚着一样的,正在那里努力的向外突出着,想要挣扎出连衣裙的包裹出来透透气,这样一来,就使得连衣裙给高高的撑了起来,如同第二层肌肤一样的,将那丰满挺翘而弹性的轮廓,在许飞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

    薄薄的裙料紧紧的贴在了柳青青的之上以后,变得更加的透明了起来,透过薄薄的裙料,许飞甚至都可以清楚的看得到,正紧紧的包裹着柳青青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的贴身衣物的轮廓,看到这里,许飞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心中甚至都生出了一种想要将柳青青的裙子给脱下来,看一看她的胸脯在贴身衣物的包裹之下,究竟的多么的诱人的冲动来了。

    纤纤的细腰,看起来盈盈一握,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风情,许飞知道,这样的细腰,自然会在床上玩出许多的高难度的动作,从而给男人带来的感觉,平坦的,看起来结实而柔软,并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在之下,却突然间扩张了起来,那自然就是柳青青的跨部了。

    也许是因为微薄的裙料受到了从柳青青的两退之间所散发出来的温热的气息的吸引,正贴在了她的两退之间,这样一来,就使得她的两退之间的风景,在许飞的面前变得若隐若现了起来,许飞看到,虽然在连衣裙的包裹之下,那种撩人的风景自己看得并不真实,但是却给自己留下了更大的想像空间,自然是别有一番动人的风韵。

    柳青青比许飞只早到局里面一个多月,因为是借调的,所以她并没有算在局机关的四大美人里面,但是许飞却知道,柳青青的姿色,并不在局机关四大美人之下,而且因为身上有着那种新婚少妇的娇懒的风情,比那四大美人,似乎又多了几分吸引人眼球的风韵了。

    正是因为柳青青只比许飞早到了一个多月,做为新进的人员,两人之间自然有了更多的话题,而许飞的幽默风趣和善解人意,也让柳青青渐渐的喜欢上了和许飞在一起的感觉,所以在这个办公室里,柳青青和许飞之间的关系也最为要好,所以许飞才敢像刚刚那样的跟柳青青说话的。

    柳青青听到许飞称赞自己的衣服好看,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变得更加的嫣然了起来:“小许,真看不出来,你的嘴还挺甜的呀,你看看这件衣服是我老公买给我的,不错吧。”说到这里,柳青青似乎想到了新婚时的甜蜜,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又露出了几分幸福的感觉,看得许飞又是情不自禁的生出了几分妒意。

    “那是当然了,柳姐,你本来就生得美艳无比,再加上你穿着这样的衣服,更是将你的让电影明星都妒忌的身材展现了出来,一定能吸引太多人的眼光吧,呵呵,柳姐,我看我姐夫给你买这样的衣服,一定是别有用心的吧。”许飞一边欣赏着柳青青的曼妙的身体,一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

    许飞的话让柳青青不由的微微一愣,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许飞:“小许,你怎么这样说呀,你姐夫就是看到这件衣服好看,所以买下来送给了我的,你怎么会说他别有用心呢。”

    许飞坏坏的一笑,眼睛又狠狠的在柳青青的一对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之上盯了一眼,在过足了眼瘾以后,才道:“柳姐,你看看,你穿着这样的衣服,我敢保证,就连八十岁的老头看到了,都难免要动心了吧,我姐夫给你买这样的衣服,自然是想要增加你们夫妻之间的情趣了,你们之间的夫妻生活一定很和谐吧。”

    说到这里,许飞看了看办公室里并没有别的人,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身体向前走动了一步,将头凑到了柳青青的头边,嘴里也故做神秘的小声的对柳青青道:“柳姐,你穿着这样的衣服,一定会让我姐夫很兴奋吧,告诉我,你们一天晚上能来几次呀。”

    许飞感觉到,随着自己走到了柳青青的身边以后,那种少妇身体里特有的幽香,就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而自己将头凑到了柳青青的耳边说话的举动,也使得自己可以清楚的看得到柳青青的白玉一样的后脖以及脖子上那丝丝的秀发,那种香艳的刺激,却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

    柳青青感觉到随着许飞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将头凑到了自己的头边讲起了话来以后,一股股男性火热的气息就扑打在了自己小巧的耳垂之上,感觉到这一切以后,柳青青的心中不由的怦然一跳,身体也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许飞:“小许,你说什么呀,什么一天晚上来几次呀。”

    许飞显然没有想到,柳青青已经结婚一段时间了,竟然连这一点也不懂,自然也是不由的微微一愣,看着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许飞想起了刚刚将头凑到了这个新婚少妇的耳边说话时的那种香艳,于是,许飞再一次的将头凑向了柳青青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再一次的闻一闻从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

    柳青青看到许飞不怀好意的再次将头凑向了自己的身体,可爱的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身体也向后退了一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嗔怪的目光看着许飞:“小许,你干什么呀,什么事那么神秘,你得那样跟我说话呢,现在办公室里又没有别人,你就不能好好的跟我说么。”

    给柳青青看穿了自己的心事,任许飞的脸皮再厚,却也是禁不住的老脸一张,但是那抹红色只是一闪而过,许飞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看到柳青青对自己已经有了防备的心理,许飞的计划自然就无法实现了,所以许飞只好摸了摸鼻子:“柳姐,你和你老公之间,一晚上能来几次呀,我,我说的就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

    柳青青这一下才明白了,许飞说的一晚上来几次,原来指的竟然是这样的事情,一时间不由的羞得满脸通红了起来:“死小许,你怎么问这个问题了呀,呸。”一边说着,柳青一边薄怒的看了许飞一眼,有些负气的背过了身子去了,做出了一副不理会许飞的样子。

    柳青青以前和许飞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是笑语嫣然的,有时候,许飞也会跟柳青青开一些带彩的玩笑,那个时候柳青青总是嫣然一笑,虽然不再理会许飞,但是却也并不生许飞的气,所以,许飞在今天才敢在柳青青的面前问出了那种暧昧而禁忌的话来的。

    现在看到柳青青一副薄怒的样子转过了身去,许飞的心中微微一惊,知道自己是太过份了,从而惹得柳青青生气了,但是同时,柳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表露出来的那种薄怒,却使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看起来别有一番风韵,看得许飞的心中自然又是微微一酥:“妈的,这柳姐还真的带劲呀,连生起气来,竟然也是这样的好看,这样的动人,如果我拥有这样的妇人,一晚上个十次八次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许飞看到,随着柳青青转过了身来,她的优美的背影就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的背部曲线是那么的优美,那么的曼妙,那么的充满了撩人的气息,但是许飞的目光,只是在她的背部扫视了一眼以后,就一路向下,在她的腰部以下,大退根部以上的部位停了下来,因为许飞觉得,女人的身体,有三个最能吸引自己的地方,一个是胸脯,一个是两退之间的风景,第三个,自然就是美殿了,现在柳青青转过了身来,等于是将她的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许飞又怎么会放过这种难得的机会呢。

    许飞看到,在白色连衣裙的包裹之下,柳青青的美殿看起来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而由于柳青青是背对着自己的,窗外的阳光正直射到了柳青青的身上,透过柳青青的身体,许飞可以看得到,阳光透过了她薄薄的连衣裙,从她的两退之间透露了出来,不用说,那光影的最顶端,就是柳青青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位置了,看到这些,许飞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笑。

    轻轻的走到了柳青青的背后,许飞双手扶在了柳青青的香肩之上,头也再次的凑到了柳青青的小巧的耳垂边上,轻声的道:“怎么了,柳姐,你生气了,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早知道你会生气,那以后我不开这种玩笑就是了。”

    柳青青没有想到,许飞在看出来了自己生气以后,竟然还做出了这样一个暧昧的举动来跟自己说着话,芳心一跳之下,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变得更加的红润了起来,那种火热的男性的气息,刺激着这个新婚少妇的心,让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柳青青自借调到局机关以后,因为认识的人少,一度十分的孤单,但是不久以后,许飞凭着自己的本事考入了局机关,并且分到了自己的科室,由于两个人都是新人,自然就有了共同的语言,而许飞的幽默风趣,也让柳青青有了一种找到了知己的感觉,正是因为如果,柳青青和许飞之间的关系,就比一般人要好了许多。

    许飞本来就生得高大英俊,而且学识过人,又善解人意,柳青青很喜欢和许飞在一起的感觉,有时候给许飞幽默风趣的语言逗得格格直笑的时候,柳青青甚至在心中冒出过这样的想法,那就是,自己为什么不在结婚之前认识许飞呢。

    以前的时候,许飞也和自己开过那种带彩的玩笑,但是柳青青在不理会的同时,却又暗暗的欣喜,因为柳青青觉得,许飞说出那玩笑的时候的坏坏的懒懒的样子,才是让自己最动心的,和自己老公的老实木枘比起来,两个人就像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一样的。

    柳青青自己也想不到,自己做为一个已婚的少妇,怎么会有这样的对丈夫以外的男人的微妙的心理,想着丈夫虽然老实而木枘,但是对自己却是一心一意,真心实意的,柳青青就觉得,自己对丈夫以外的男人有那种心理,实在是有些对不起自己的丈夫的。

    所以在今天,柳青青在听到许飞又一次的在自己的面前讲起了带彩的事情来了以后,故意露出了生气的样子,用意就是想要警告许飞,让他见好就收,但是柳青青却没有想到,自己的生气,不但没有阻止许飞,反而使得许飞的举动更加的过份了起来,现在许飞的手就放在了自己的香肩之上,而且嘴唇也就在自己的耳垂不远的地方,让柳青青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在那里左右为难了起来。

    许飞站在了柳青青的身后,闻着这个新婚少妇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幽香,听着她的如兰的吐息,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尤其是在看到自己做出了如此亲昵的举动以后,柳青青似乎并没有什么抗拒的意思,许飞的胆子更大了起来,低头向下看了过去,许飞看到,自己由于距离柳青青已经很近了,所以自己的跨部,就在柳青青的一个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的不远处,看到这里,许飞的脑海里突然间冒出了一个大胆的主意。

    许飞慢慢的着,开始一前一后的在柳青青的身后动起了身体,如果从两人的身后看过去,就像是在这一刻,许飞已经将自己的坚硬和火热,以背后位的姿势,到了柳青青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正在进行着往返运动一样的,说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许飞一边动着身体,一边也幻想着自己正在柳青青的香软而充满了成熟少妇风韵的身体上辛苦的冲刺着,一种异样的刺激的感觉从心中升了起来,使得许飞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向着自己的身体集中了起来,本来安分的小兄弟,在此刻已经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

    “柳姐,你生得这么美艳,让我一看到你,就会联想到一张大床,想到一张可以让我们在上面尽享的大床,但是可惜的是,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已经结婚了,我没办法享受到你的身体了,但是现在我用这种方式来想你,你不会怪我吧,唉,真是生不缝时呀,柳青,要是你是我的老婆那应该多好呀,我一定会天天的,不管是在厨房,还是在客厅,甚至在办公室里,我如果一天不干上你个十次八次的,我觉得,都有些对不起你这魔鬼身材了。”

    许飞看着自己的跨部随着自己身体的,一下子距离柳青青的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近了起来,一下子又远了起来,那样子,如果是自己的身体坚硬了起来,而柳青青又是光着身体的话,那不是自己的身体就在柳青青的身体里进出了起来么,想到这些,许飞的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而兴奋之下,许飞不自觉的将身体的幅度加大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许飞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跨部突然间传来了一种香软得用笔墨无法形容的感觉,这种感觉从自己的跨部迅速的传到了自己的全身,让自己全身一下子变得暖洋洋的起来了,就像是泡在了温泉之中一样的,让自己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感觉到这一切以后,许飞的心不由的怦然一跳,这样的感觉,就算是许飞用大退,也想得出来,肯定是自己刚刚身体时的幅度过大了,一不小心,将自己已经起了反应的身体,顶到了柳青青的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上了,这种感觉,正是由此而来的。

    柳青青正站在那里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要扭动身体,告诉许飞自己不喜欢他这样的对自己,因为自己毕竟是个有老公的人,可是美妙的少妇还没有拿出主意呢,却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殿部突然间顶上了一个坚硬而火热的东西,那东西如同活的一样的,顶在了自己的美殿之上以后,烫得自己的全身的毛孔舒服得都传张了开来。

    新婚的美妙就算是用大退,也想得出来顶到了自己的殿部的是什么东西了,一种异样的刺激涌上心头,使得这个美妙就如触电一样的突然间扭动了一体,向前走了一步,使得自己的美殿离开了和许飞的身体的接触,但是那种异样的刺激,却仿佛还停留在了自己的体内一样的,让美妙不敢回过头来,因为她怕自己一回过头来,许飞就可以看到,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露出来的那种虽然有些气愤,但是却又带着一比重兴奋的表情。

    许飞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顶到了美妙的一个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上以后,心中也是不由的微微一惊,想到如果柳青青不愿意自己这样子做而喊了起来带来的种种后果,许飞的冷汗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但是许飞却没有想到,美妙只是向前进了一步,使得身体脱离了和自己的身体的接触,却并没有其他的反应,看到柳青青站在那里,背对着自己,许飞如同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的,站在那里,也不吭声,静静的等着柳青青回过身来以后的反应,一时间,办公室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了起来。

    柳青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那种兴奋的感觉压制了下去,又故意的想到了自己的老公,将那种气愤的感觉提升了起来,使得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只露出了气愤的表情以后,才慢慢的转过了身来,看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的许飞。

    许飞看到柳青青转过了身来以后,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了气愤的神色以后,心不由的怦的一跳,搓着手,嘴里也喃喃的道:“柳姐,真的对不起,你,你真的在美了,我,我一时间没有忍住,冒犯了你,你,你要打要骂,就来吧,我,我不会怪你的。”

    看到许飞站在自己的面前如同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的说出了那样的话来,柳青青一时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也不知怎么的,那种强露出来的气愤的表情,到了现在再也装不下去了,心中的那丝因为受到了侵犯以后的不快,也随着许飞的这句道歉的话,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但是柳青青却知道,如果自己太轻易的就原谅了许飞的话,以许飞的色胆包天的性格,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呢,所以就想着要历声的指责许飞几句,让他打消了想要借机轻薄自己的念头,但是看到许飞的如同做错了事的孩子的样子,柳青青的心中却又升起了几分不忍的感觉。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心态,柳青青本来是到了嘴边想要斥责许飞的话,也变成了:“小许,刚刚我问你的事你还没有回答我呢,胡处长找你去,究竟是什么事呀。”刚刚一进门的时候,柳青青就问起了许飞这样的话,只是后来许飞为了挑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妙少妇,故意将话题给叉了开去,现在柳青青因为看到了许飞的如同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的表现,心中一软之下,不忍心再责备许飞,所以又将话题转到了这件事情上了。

    许飞听到柳青青这样一说,不由的微微一愣,刚刚自己竟然将自己的身体顶到了美妙少妇柳青青的一个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挑逗了柳青青一把,本来许飞以为,柳青青一定会大发雷霆的,但是却没有想到柳青青竟然将那件事情揭开不提,反而问起了自己这样的话来。

    听到柳青青这样一说以后,许飞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到了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似乎想从柳青青的表情变化之中看出柳青青问自己这样的问题的真正含义似的,看到许飞看着自己,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又是禁不住一红,跺了跺脚,柳青青娇嗔的道:“小许,看什么看呀,没听到柳姐在问你话么。”

    许飞看到柳青青的样子,知道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妙少妇是故意的绕开了刚刚那个话题了,心中一定之下,许飞将刚刚胡处长将自己找了过去的情景原原本本跟柳青青讲了,一边讲着,许飞一边看着柳青青的曼妙而充满了撩人气息的身体,在心中寻思了开来。

    “柳姐这是什么意思呀,刚刚我顶上了她的美殿,是个女人,都不会不生气的,但是柳姐却没有生气,反而做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说,她本身对我就有好感,本身就想要尝一尝我的身体给她带来的美妙滋味,所以才会故意的装做没有感觉到我对她的侵犯么。”

    想到这里,许飞结合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越想,许飞就越觉得自己的推测是有道理的,看着柳青青的一对正在连衣裙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许飞的心中又冒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妈的,如果我猜测的是正确的话,那我现在如果想要摸她的小兔子,她会不会拒绝我呢。”

    想到刚刚自己将身体顶到了柳青青的一个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所带来的美妙的感觉,许飞又有些怦然心动了起来,在心中暗暗的打定了主意,等会儿将自己的事情讲完了以后,自己再找个机会,侵犯一下她的胸脯,看看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如果她还是像现在这个样子的话,那自己就不会客气了。

    柳青青自然没有想到,自己的纵容,竟然让许飞的胆子更大了起来,许飞到了现在已经打起了抚摸和玩弄自己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弹性的的主意了,听到许飞说他要下乡去搞扶贫工作以后,柳青青轻声尖叫了起来:“小许,怎么会这样子呀,那活儿是人干的么,吃力不讨好,她们怎么会想着要你下去呀,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你的么。”

    许飞看到连柳青青也这样子说,心中不由的苦笑了一下,但是表面上,却不得不露出了若无其事的表情:“柳姐,这种事情,你可是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呀,在别人看来,这件事情是一件苦差事,但是在我看来,却不一定呢,说不定,还是一件好事呢。”

    许飞自己知道自己的事,这一次下派扶贫,实在是自己没有背景的缘故,但是自己知道却不等于他想让别人也知道这件事情,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如果局机关里的人知道了自己是因为受到了排斥而下乡去扶贫的话,那么就算是自己回来了,那些人还不得椅在自己的头上拉屎拉呀,所以许飞心中虽然对这样的安排十分的不满意,但是却还是若真若假的说出了那样的话来,他的目的,就是想借着柳青青的口,将自己的这番话传出去,给人造成一种假象,让人家不敢轻易的欺负自己。

    听到许飞意味深长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来,柳青青的眼前不由的一亮,上下打量了许飞一眼,柳青青有些试探着问道:“许飞,你的意思是说。”柳青青虽然到局机关不久,但是却也听过一些事情了,局机关对扶贫这件事情虽然并不重视,但是却也有例外的,那就是局里面的领导的关系,有些达不到提拔要求的,局领导就会让他们下去扶贫,虽然局里面不重视这件事情,但是省里面和上面,却是十分的重视的,而且已经出台了文件,对于在扶贫工作之中做出了成绩的,是要优先破格提拔使用的,局里面的领导就是钻了这上面的空子,从而让自己的人下去渡一层金,回来以后往往就能提拔到重要的位置上去,只是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少得可怜。

    现在看到许飞意味深长的跟自己说出了那样的话来,柳青青下意识的以为许飞也是要走这一条路线,所以才下意识的问出了那样的话来,许飞听到柳青青这样一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但是却没有说话。

    许飞无疑是聪明的,柳青青是顺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走的,下面没有说完的话里的意思,自然就是说许飞的意思是说下去扶贫也是去渡金了,回来以后可以得到重用,而许飞刚刚说出来的在别人看来是苦差事,但是在我却不一定是件好事的意思本来是模凌两可的,可以理解为自己有关系,下去扶贫是去渡金的,也可以说自己下去扶贫,是可以凭着自己的才能能在农村干出一番事业来从而得到重用的,而柳青青顺着自己的前面的那层意思想了下去了,许飞自然不能否认也不敢肯定了,这样的笑了笑,就算是以后人家谈起这件事情来说自己是骗子,自己也完全可以用第二层理解去解释这件事情,这样一来,许飞不是就等于是立于不败之地了么。

    西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人事处的一间办公室里,一个中年美妇在办公室里转着圈儿,看着正在自己对面坐得笔直的一个大约二十三四岁的青年人:“许飞呀,这一次我们省里分配给了我们一个下乡扶贫的指标,我们人事处经过综合考虑,准备推荐你去,你看怎么样呀。”

    许飞,男,二十三岁,大学刚刚毕业,今天七月份参加了全国的公务员考试,在十几万的考生之中脱颖而出,成为了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一名公务员,现分配在计划调配处工作,许飞年少得志,自然是意气风发,想着要好好的大干一场的,却没料想,今天人事处的处长胡美铃将自己叫到了办公室,第一句话,竟然跟自己说起了这个。

    许飞虽然才进机关不久,但是却也耳闻目染了一些机关的事,扶贫工作是局里面最不重视的一项工作,每一年都是不了了之,局机关的人只要一谈到扶贫工作,无一不退避三舍,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给弄到那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去受罪。

    而近两年来,局机关里在对待扶贫这件事情上,选派的不是那种没有背景的,可以任人揉捏的人,就是选派的那些犯了错误的,前途已经一片暗淡的人,许飞正值想要大干一场时候,却突然间听到胡美铃跟自己谈起了这个,他又怎么能够不窝心呢。

    胡美铃,年纪大约在四十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五,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使得这个美妇看起来十分的精明干红,合体的套装,将这个美妇人的曼妙而玲珑的身材,在许飞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那几乎透体而出的万种风情,更是让许飞的眼前一亮。

    美妇人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有着一双让人惊艳的大眼睛,波光流动之间,总是给人一种她在望着你的感觉,高巧的鼻梁,将她的一张俏脸一分为二,一张性感而微薄的嘴唇,虽然并没有经过任何人工的刻画,但是却显得娇艳欲滴,让谁看到了,都会忍不住的生出几分想要扑上去亲吻一下的冲动来。

    黑色的西装里面,是一件大翻领的白色衬衣,高领的白色衬衣,将她的天鹅一样的脖子衬托得更加的修长而笔直,天鹅一样的脖子下来,是突然间隆了起来的胸脯,在上衣的包裹之下,胡美铃的胸脯看起来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坚挺,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许飞甚至都有些怀疑,胡美铃是不是做过整容之类的手术,不然的话,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了,就算是保养得再好,又怎么能将她的保养得跟少女一样的不但笔直而坚挺,而且还一丝下垂的样子都没有呢。

    在收腰的西装,将她的杨柳细腰恰到好处的显现了出来,那盈盈一握的细腰,看起来就跟随风一吹就会折断一样的,给许飞带来了一种别样的韵味,平坦而结实的,看起来也一丝賛肉都没有,四十岁的妇人了,身体竟然一点也没有走形,这也就是造物者的神奇了吧。

    及膝的短裙,合体的包裹着胡美铃的下半身,显得风情无限,许飞看到,那双玉退的轮廓,在短裙的勾勒之下,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而丰满,短裙紧紧的绷在了她的玉退之上,使得她的玉退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那么的饱满,那透衣而出的张力和弹性,给许飞带来了眼前一亮有感觉。

    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挺翘,而且还紧绷绷的,一丝的下垂的痕迹也没有,随着美妇人站在了那里,两片肥厚的殿肉正绷紧着,看起来结实而又充满了张力,这样的美殿,自然是能够吸引到大多数男人的目光的。

    更为难得的是,也许是长其身处高位,使得这个中年美妇的身上散发出来了一股淡淡的让人不可逼视的气质,而这种高贵的气质,能让男人在不敢直视这个艳光四射的美妇人的同时,却又能最大限度的激起男人心中潜在的那种征服的。

    如果换了以往,许飞也许会毫不犹豫的看着这样的美艳熟妇,心中想着如何的制造机会,好让自己有多一点和胡美铃的亲近的机会,但是现在的许飞却不这样子想,突如其来的消息,让许飞的心情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想到自己才一进局机关就受到了排挤,竟然要到下面去扶贫,这一年的时间,不但会让自己错失很多在领导的面前表现的机会,而且还会因为远离机关而淡出人们的视线,许飞就觉得自己的嘴巴一阵的发苦。

    但是许飞却也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可是千万不能推脱这件事情的,虽然在机关呆的时间不长,但是许飞却知道机关里面有几大忌,而这不服从安排,就是其中之一,试想一下,有哪个当领导的,会愿意要一个一遇到什么事情,都会推三阻四的,不愿干的下属呢。

    更何况,自己才刚刚到局机关来,人生地不熟的,又没有什么背景,如果自己这么做了,指不定这个人事处的处长会怎么的在领导的面前说自己的坏话呢,而且胡美铃本身就是人事处的处长,自己如果推脱了,不说她会不会到领导面前去大张旗鼓的说自己如何的不听话,自己首先就会得罪了这个手握生杀大权的人,等到年终考核的时候,她在自己的档案里多加上一条对自己不利的评语,那自己可就要一辈子背负上这个沉重的包袱了。

    虽然胡美铃的一句话决定不了自己的生死,但是却绝对可以在她位居人事处处长的时候,让自己抬不起头来,胡美铃现在是正处级干部,再往上走,就是副厅了,而胡美铃在这个位置上干了还不到一年,再想往上走,那最起码是三五年之后的事情了,自己又有几个三五年呢,而下乡就算是再苦再累,也只有一年时间,许飞在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了。

    “处长,扶贫工作是一项惠民的大工程,局里面能考虑将我抽调去扶贫,那足以证明局里面是很重视我的,我有些兴奋,也有些惶恐,但是组织上有安排,我坚决服从,只是,我怕自己辜负了领导的期望呀。”许飞虽然心中万分的不情愿,但是在权衡了一番轻重以后,却只能是说出了那样的话来。

    胡美铃到人事处的处长的位置上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竟然就碰上了这样的一个难题,这些天来,胡美铃几乎天天晚上都失眠,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扶贫工作的人先的推荐,但是在官场上打拼了这么久的胡美铃,却知道这里面的水其实深得很的。

    在机关混了这么多年,胡美铃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微妙之处,扶贫工作在局领导的眼里,只是一项无足轻重的工作,但是说到人选的选派之上,这其中的学问自然是大得去了,自己如果一个处理不好,说不定会得罪了其中的一个领导也不一定呢。

    要知道,在这错综复杂,盘根错节的官场之上,人人都是带着一副假面具生活着的,在平时的时候,大家都是笑脸相迎的,兴致来了的时候,还时不时的开个玩笑,但是这种和谐的背后,却是暗流涌动着的,因为谁也不知道谁是谁的关系,谁有什么样的背景,谁会在关键的时候,给你来上这么一下子。

    自己如果在扶贫工作上草率的去推荐一个人,说不定,推荐的这个人,就是哪个局领导的关系,而将局领导的关系给安排去做这项谁也不愿意干的工作,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么,说得小一点,人家给自己穿穿小鞋,说得大一点,盯着自己这个位置的人多着呢,如果局领导一怒之下,将自己给拿下来了,那自己不是只有打破牙齿和血吞的么。

    所以胡美铃在对这件事情上是慎之又慎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胡美铃这些天来,已经将局里面的人事档案全部翻了一遍,想要从档案之中看出,究竟有谁没有背景,可以去做这一次的扶贫工作,但是很快的,胡美铃就失望了,因为她从档案里面看得出来,局里面的那些合适下乡的人,在前几年的时间里已经安排下过了。

    这个时候的胡美铃,想起了一个人来,这个人,自然就上许飞了,许飞报考人社局的岗位的时候,胡美铃因为工作的关系,一直都参与着这件事情,胡美铃知道,这个年青人是很有实力的,在考试的时候,笔试和面试成绩,都是全省第一,所以才会一番风顺的到局机关来工作的。

    但是也正是从这一点上,胡美铃凭着自己多年工作的经验,觉得许飞应该没有什么背景的,因为那些有背景的人,哪里会去费那工夫准备考试呀,而且组织这次考试的本身就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从第二名到第二十名,都有人打过了招呼,或者通过局领导给胡美铃施压,或直接给胡美铃打电话,无一例外的都对自己的关系表示了要关照的意思。

    而胡美铃自然也在这件事情上做了手脚,从第二名到第二十名的人员的成绩之中,多多少少都有些水份的,只有第一名的许飞,是货真价实的,这是因为,胡美铃她们掌握着人事考试的一个潜规则,那就是做事一定要低调,第一名往往是处在风口浪尖之上的,如果在第一名的事情上做什么手脚的话,那么是经不起检查的。

    而现在人们的法制观念也强了,遇到有什么怀疑的事情,马上就会写举报信,或者将怀疑发到网上,而将货真价实的许飞放到第一名的位置上,即让那些鸡蛋里面挑骨头的人无话可说,以可以应对纪检机关的检查,可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了。

    正是因为这一点,许飞才会凭着自己的本事,如愿以偿的考入了公务员队伍,也正是因为如此,胡美铃隐隐的感觉得出来,许飞也许并没有什么背景,这样的人,自然是下乡扶贫的最好的人选了,胡美铃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在今天将许飞约了过来,借着跟许飞谈话的时机,试探起了许飞来了。

    现在听到许飞这样一说,胡美铃对自己的判断又坚信了几分,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露出了几分柔和的笑容走到了许飞的面前:“小许呀,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子说的,也不枉了组织对你的信任,好,既然这样子的话,你就去准备一下吧,省里面会在三天以后组织一个欢送会,欢送会以后,你就可以下去了。”说到这里,胡美铃轻轻的拍了拍许飞的肩膀,以示鼓励。

    许飞感觉到,随着胡美铃走到了自己的身边,一股淡淡的幽香就从胡美铃的身体里散发了出来,冲入到了自己的鼻子里面,那是一股带着成熟美妇身体里特有的幽香再加上一丝淡淡的汗气的气息,闻到这股好闻的气息,许飞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

    “妈的,你既然这样的排挤我,我对你也不会客气的,总有一天,我会站在高位之上,让你为今天的事情后悔的,到那个时候,你跪在地上求我,我也不会原谅你的,除非。”想到这里,许飞的心中怦然一跳,看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的美艳熟妇,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

    因为胡美铃是站在了许飞的面前的,所以许飞一看美艳熟妇,就正好看到了她的肚脐眼以下大退根部以上的地方,许飞看到,在短裙的包裹之下,胡美铃的肚脐眼以下,大退根部以上的部位已经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倒三角,此刻,这个倒三角,正在自己的面前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诱惑的气息,许飞自然知道,那个地方,就是她的女性身体最敏感也是最神秘的部位了,想到自己竟然和胡美铃的身体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了起来,许飞又怎么能不暗中大咽口水呢。

    看着站在那里的美艳熟妇胡美铃的身体最神秘也是最敏感的部位在自己的面前散发着淡淡的诱惑的风情,许飞情不自禁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心中也继续的想了下去:“除非你脱光了衣服站在我的面前,让我好好的在你的身上唱上一首征服之歌,也许,看在你为我主动的献身的份上,我会饶过你的呢。”

    想到这些,许飞的目光,变得有些火热了起来,那目光,就像是要穿透胡美铃的短裙,去欣赏一下这个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风景一样的,这样一来,许飞就看到了一个异相,看到这个异相,许飞的心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许飞看到,在短裙之下形成的那个倒三角形的最底端,在此刻突然间微微的隆了起来,凭着自己对女性的身体了解的程度,这微微隆起一入眼,许飞就知道了,那正是胡美铃的耻骨了,本来,耻骨印在了短裙上的印迹,应该是紧绷绷的,硬梆梆的,但是许飞却感觉到,胡美铃的微微隆起,看起来是那么的柔和,那么的饱满,从这一点上,许飞感觉得出来,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小嘴是肥美而多汁的,甚至捏一下,就可以流出水来的,想到这些,许飞又怎么能不心儿怦怦直跳起来呢。

    此刻,似乎还有一股淡淡的气息,从美艳熟妇的那个微微隆起之上散发了出来,冲入到了许飞的鼻子里面,许飞觉得,那种气息,带着一丝淡淡的搔气,又带着一丝成体的幽香,这样的气息混合在一起虽然并不是很好闻,但是许飞却觉得,闻到了这股气息以后,自己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似乎已经变得有些亢奋了起来了。

    许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以自己的年纪而论,应该是对青年女子感兴趣的,但是许飞却不是这样子的,他反而对那些个中年女子情有独钟了起来,许飞觉得,成子的身体里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淡淡的成熟风韵,是那些末经人事的少女无法具备的,也是最吸引自己的。

    许飞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象着,如果自己有一天能碰到一个少妇,亲自将她的衣服给脱去,让自己在她的身上尝一尝那种成熟风韵给自己带来的刺激的感觉,就算是自己少活几年,也是物有所值的,而现在的胡美铃身居高位,不但是美妇,而且那种高贵的气质,也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这样的对象,自然是符合了许飞的潜在的心理的,也难怪当他看到了胡美铃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印在了短裙上的印迹以后,会有了身体的反应了。

    胡美铃可不知道,许飞现在在心中竟然打的是这样一个主意,她现在所想的是,通过和许飞的谈话,知道了许飞并没有什么家庭背景,将这样的人派出去做扶贫工作,自然是不会影响到自己什么的,想到困扰了自己好多天的大难题终于解决了,胡美铃的心情一下子大好了起来。

    心情大好了起来的胡美铃却还是要在许飞的面前保持着她的处长的威严的,所以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而是在又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交待了许飞一些事情以后,便停止了谈话,许飞知道,到了这一步,自己也应该离开她的办公室了,所以起身告辞。

    走出门以后,许飞在脑海之中不由的再一次的浮现出了胡美铃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印在了短裤之上的印迹,想到临走的时候胡美铃在自己的面前以那样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说的那例行公事的话,许飞就气不打一处来,心中也更加的坚定了一定要努力上位,以便于趁早将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处长给压在身下,看看她在自己的强有力的冲刺之下,还会不会保持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的信心。

    胡美铃自然没有想到,许飞虽然并没有什么背景,但是在诸多的机缘巧合之下,却迅速上位了,而在不久的将来,她也终于为她今天所做出来的这个决定而付出了代价,当然,在付出了这个代价以后,胡美铃才意识到了,原来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竟然是可以那样的快乐的,从而死心塌地的跟着许飞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许飞本来有些坏笑着的脸也变得正常了起来,走进了办公室以后,才端起水来喝了一口,一个如同银铃一样的声音就在许飞的背后响了起来:“小许呀,怎么样,这回到人事处去收获可大吧,人家胡处长可是高高在上的呀,今天竟然破例的约你去谈话了,足可见她对你的重视程度呀,怎么样,是不是要高升了呀。”

    许飞转过头来,看到自己办公室的柳青青正在那里俏生生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之下,许飞对柳青青道:“柳姐,你可不要笑话我了呀,你知道么,今天胡处长找我去,是和我谈起了什么事么,她是和我谈扶贫的事情呢。”

    柳青青今年二十七岁,前一段时间才结婚,因为新婚燕尔,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总是带着一丝甜蜜的笑容,这也给这个新婚的少妇增加了几分妩媚的感觉,让人眼前一亮。

    今天的柳青青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合体的连衣裙,将她的充满了新婚少妇娇懒的风情的身体,尽情的展现在了许飞的面前,许飞看了柳青青一眼,嘴里也轻声的一笑:“怎么,柳姐,今天又穿新裙子了呀,不错,这裙子挺合适你的,使得你看起来更加的漂亮了。”

    许飞说得没有错,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柳青青的这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使得这个新婚少妇看起来不但具备着青春少女的清纯,而且还充满了少妇的妩媚,这两者却又较好的在柳青青的身体里结合了起来,给许飞带来了一种视觉上的美妙感受,看着在自己的面前婷婷玉立的站着的柳青青,许飞不知怎么的在心中冒出了一句兄弟之间最流行的台词:“怎么好女人都让狗给上了。”

    柳青青无疑有着足够的可以吸引男人的眼球的本钱,近一米七的身同,让柳青青看起来婷婷玉立,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总是会流露出一种温柔的目光,这种目光,虽然是因为沉浸在了幸福之中的女人所特有的,是因为想到了新婚的甜蜜而流露出来的,但是却给人带来了一种惊艳的感觉。

    柳青青的嘴唇微微有些厚,但是这却并不影响柳青青的美感,反而给她多增加了几分风情,那微厚的嘴唇,看起来是那么的娇艳欲滴,只要一想到这样的性感美唇,只能给柳青青的老公享受,而自己只能看着眼馋,许飞的心中就不由的生起了几分的妒意。

    柳青青的看起来是那么的饱满而充满了弹性,尤其是在受到了丈夫的爱抚以后,看起来更加的坚挺而硕大了起来,现在,柳青青的,正将连衣裙给高高的撑了起来,在胸前划着一道优美的孤形,诱惑着许飞的眼球,许飞看着柳青青的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样子,心中甚至都在猜想着,这个女人,是不是自己可以一手掌握的女人呢。

    合体的连衣裙,紧紧的包裹着柳青青的,而柳青青的,却又似乎并不想这样的给人束缚着一样的,正在那里努力的向外突出着,想要挣扎出连衣裙的包裹出来透透气,这样一来,就使得连衣裙给高高的撑了起来,如同第二层肌肤一样的,将那丰满挺翘而弹性的轮廓,在许飞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

    薄薄的裙料紧紧的贴在了柳青青的之上以后,变得更加的透明了起来,透过薄薄的裙料,许飞甚至都可以清楚的看得到,正紧紧的包裹着柳青青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的贴身衣物的轮廓,看到这里,许飞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心中甚至都生出了一种想要将柳青青的裙子给脱下来,看一看她的胸脯在贴身衣物的包裹之下,究竟的多么的诱人的冲动来了。

    纤纤的细腰,看起来盈盈一握,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风情,许飞知道,这样的细腰,自然会在床上玩出许多的高难度的动作,从而给男人带来的感觉,平坦的,看起来结实而柔软,并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在之下,却突然间扩张了起来,那自然就是柳青青的跨部了。

    也许是因为微薄的裙料受到了从柳青青的两退之间所散发出来的温热的气息的吸引,正贴在了她的两退之间,这样一来,就使得她的两退之间的风景,在许飞的面前变得若隐若现了起来,许飞看到,虽然在连衣裙的包裹之下,那种撩人的风景自己看得并不真实,但是却给自己留下了更大的想像空间,自然是别有一番动人的风韵。

    柳青青比许飞只早到局里面一个多月,因为是借调的,所以她并没有算在局机关的四大美人里面,但是许飞却知道,柳青青的姿色,并不在局机关四大美人之下,而且因为身上有着那种新婚少妇的娇懒的风情,比那四大美人,似乎又多了几分吸引人眼球的风韵了。

    正是因为柳青青只比许飞早到了一个多月,做为新进的人员,两人之间自然有了更多的话题,而许飞的幽默风趣和善解人意,也让柳青青渐渐的喜欢上了和许飞在一起的感觉,所以在这个办公室里,柳青青和许飞之间的关系也最为要好,所以许飞才敢像刚刚那样的跟柳青青说话的。

    柳青青听到许飞称赞自己的衣服好看,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变得更加的嫣然了起来:“小许,真看不出来,你的嘴还挺甜的呀,你看看这件衣服是我老公买给我的,不错吧。”说到这里,柳青青似乎想到了新婚时的甜蜜,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又露出了几分幸福的感觉,看得许飞又是情不自禁的生出了几分妒意。

    “那是当然了,柳姐,你本来就生得美艳无比,再加上你穿着这样的衣服,更是将你的让电影明星都妒忌的身材展现了出来,一定能吸引太多人的眼光吧,呵呵,柳姐,我看我姐夫给你买这样的衣服,一定是别有用心的吧。”许飞一边欣赏着柳青青的曼妙的身体,一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

    许飞的话让柳青青不由的微微一愣,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许飞:“小许,你怎么这样说呀,你姐夫就是看到这件衣服好看,所以买下来送给了我的,你怎么会说他别有用心呢。”

    许飞坏坏的一笑,眼睛又狠狠的在柳青青的一对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之上盯了一眼,在过足了眼瘾以后,才道:“柳姐,你看看,你穿着这样的衣服,我敢保证,就连八十岁的老头看到了,都难免要动心了吧,我姐夫给你买这样的衣服,自然是想要增加你们夫妻之间的情趣了,你们之间的夫妻生活一定很和谐吧。”

    说到这里,许飞看了看办公室里并没有别的人,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身体向前走动了一步,将头凑到了柳青青的头边,嘴里也故做神秘的小声的对柳青青道:“柳姐,你穿着这样的衣服,一定会让我姐夫很兴奋吧,告诉我,你们一天晚上能来几次呀。”

    许飞感觉到,随着自己走到了柳青青的身边以后,那种少妇身体里特有的幽香,就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而自己将头凑到了柳青青的耳边说话的举动,也使得自己可以清楚的看得到柳青青的白玉一样的后脖以及脖子上那丝丝的秀发,那种香艳的刺激,却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

    柳青青感觉到随着许飞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将头凑到了自己的头边讲起了话来以后,一股股男性火热的气息就扑打在了自己小巧的耳垂之上,感觉到这一切以后,柳青青的心中不由的怦然一跳,身体也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许飞:“小许,你说什么呀,什么一天晚上来几次呀。”

    许飞显然没有想到,柳青青已经结婚一段时间了,竟然连这一点也不懂,自然也是不由的微微一愣,看着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许飞想起了刚刚将头凑到了这个新婚少妇的耳边说话时的那种香艳,于是,许飞再一次的将头凑向了柳青青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再一次的闻一闻从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

    柳青青看到许飞不怀好意的再次将头凑向了自己的身体,可爱的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身体也向后退了一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嗔怪的目光看着许飞:“小许,你干什么呀,什么事那么神秘,你得那样跟我说话呢,现在办公室里又没有别人,你就不能好好的跟我说么。”

    给柳青青看穿了自己的心事,任许飞的脸皮再厚,却也是禁不住的老脸一张,但是那抹红色只是一闪而过,许飞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看到柳青青对自己已经有了防备的心理,许飞的计划自然就无法实现了,所以许飞只好摸了摸鼻子:“柳姐,你和你老公之间,一晚上能来几次呀,我,我说的就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

    柳青青这一下才明白了,许飞说的一晚上来几次,原来指的竟然是这样的事情,一时间不由的羞得满脸通红了起来:“死小许,你怎么问这个问题了呀,呸。”一边说着,柳青一边薄怒的看了许飞一眼,有些负气的背过了身子去了,做出了一副不理会许飞的样子。

    柳青青以前和许飞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是笑语嫣然的,有时候,许飞也会跟柳青青开一些带彩的玩笑,那个时候柳青青总是嫣然一笑,虽然不再理会许飞,但是却也并不生许飞的气,所以,许飞在今天才敢在柳青青的面前问出了那种暧昧而禁忌的话来的。

    现在看到柳青青一副薄怒的样子转过了身去,许飞的心中微微一惊,知道自己是太过份了,从而惹得柳青青生气了,但是同时,柳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表露出来的那种薄怒,却使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看起来别有一番风韵,看得许飞的心中自然又是微微一酥:“妈的,这柳姐还真的带劲呀,连生起气来,竟然也是这样的好看,这样的动人,如果我拥有这样的妇人,一晚上个十次八次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许飞看到,随着柳青青转过了身来,她的优美的背影就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的背部曲线是那么的优美,那么的曼妙,那么的充满了撩人的气息,但是许飞的目光,只是在她的背部扫视了一眼以后,就一路向下,在她的腰部以下,大退根部以上的部位停了下来,因为许飞觉得,女人的身体,有三个最能吸引自己的地方,一个是胸脯,一个是两退之间的风景,第三个,自然就是美殿了,现在柳青青转过了身来,等于是将她的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许飞又怎么会放过这种难得的机会呢。

    许飞看到,在白色连衣裙的包裹之下,柳青青的美殿看起来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而由于柳青青是背对着自己的,窗外的阳光正直射到了柳青青的身上,透过柳青青的身体,许飞可以看得到,阳光透过了她薄薄的连衣裙,从她的两退之间透露了出来,不用说,那光影的最顶端,就是柳青青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位置了,看到这些,许飞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笑。

    轻轻的走到了柳青青的背后,许飞双手扶在了柳青青的香肩之上,头也再次的凑到了柳青青的小巧的耳垂边上,轻声的道:“怎么了,柳姐,你生气了,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早知道你会生气,那以后我不开这种玩笑就是了。”

    柳青青没有想到,许飞在看出来了自己生气以后,竟然还做出了这样一个暧昧的举动来跟自己说着话,芳心一跳之下,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变得更加的红润了起来,那种火热的男性的气息,刺激着这个新婚少妇的心,让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柳青青自借调到局机关以后,因为认识的人少,一度十分的孤单,但是不久以后,许飞凭着自己的本事考入了局机关,并且分到了自己的科室,由于两个人都是新人,自然就有了共同的语言,而许飞的幽默风趣,也让柳青青有了一种找到了知己的感觉,正是因为如果,柳青青和许飞之间的关系,就比一般人要好了许多。

    许飞本来就生得高大英俊,而且学识过人,又善解人意,柳青青很喜欢和许飞在一起的感觉,有时候给许飞幽默风趣的语言逗得格格直笑的时候,柳青青甚至在心中冒出过这样的想法,那就是,自己为什么不在结婚之前认识许飞呢。

    以前的时候,许飞也和自己开过那种带彩的玩笑,但是柳青青在不理会的同时,却又暗暗的欣喜,因为柳青青觉得,许飞说出那玩笑的时候的坏坏的懒懒的样子,才是让自己最动心的,和自己老公的老实木枘比起来,两个人就像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一样的。

    柳青青自己也想不到,自己做为一个已婚的少妇,怎么会有这样的对丈夫以外的男人的微妙的心理,想着丈夫虽然老实而木枘,但是对自己却是一心一意,真心实意的,柳青青就觉得,自己对丈夫以外的男人有那种心理,实在是有些对不起自己的丈夫的。

    所以在今天,柳青青在听到许飞又一次的在自己的面前讲起了带彩的事情来了以后,故意露出了生气的样子,用意就是想要警告许飞,让他见好就收,但是柳青青却没有想到,自己的生气,不但没有阻止许飞,反而使得许飞的举动更加的过份了起来,现在许飞的手就放在了自己的香肩之上,而且嘴唇也就在自己的耳垂不远的地方,让柳青青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在那里左右为难了起来。

    许飞站在了柳青青的身后,闻着这个新婚少妇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幽香,听着她的如兰的吐息,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尤其是在看到自己做出了如此亲昵的举动以后,柳青青似乎并没有什么抗拒的意思,许飞的胆子更大了起来,低头向下看了过去,许飞看到,自己由于距离柳青青已经很近了,所以自己的跨部,就在柳青青的一个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的不远处,看到这里,许飞的脑海里突然间冒出了一个大胆的主意。

    许飞慢慢的着,开始一前一后的在柳青青的身后动起了身体,如果从两人的身后看过去,就像是在这一刻,许飞已经将自己的坚硬和火热,以背后位的姿势,到了柳青青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正在进行着往返运动一样的,说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许飞一边动着身体,一边也幻想着自己正在柳青青的香软而充满了成熟少妇风韵的身体上辛苦的冲刺着,一种异样的刺激的感觉从心中升了起来,使得许飞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向着自己的身体集中了起来,本来安分的小兄弟,在此刻已经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

    “柳姐,你生得这么美艳,让我一看到你,就会联想到一张大床,想到一张可以让我们在上面尽享的大床,但是可惜的是,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已经结婚了,我没办法享受到你的身体了,但是现在我用这种方式来想你,你不会怪我吧,唉,真是生不缝时呀,柳青,要是你是我的老婆那应该多好呀,我一定会天天的,不管是在厨房,还是在客厅,甚至在办公室里,我如果一天不干上你个十次八次的,我觉得,都有些对不起你这魔鬼身材了。”

    许飞看着自己的跨部随着自己身体的,一下子距离柳青青的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近了起来,一下子又远了起来,那样子,如果是自己的身体坚硬了起来,而柳青青又是光着身体的话,那不是自己的身体就在柳青青的身体里进出了起来么,想到这些,许飞的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而兴奋之下,许飞不自觉的将身体的幅度加大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许飞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跨部突然间传来了一种香软得用笔墨无法形容的感觉,这种感觉从自己的跨部迅速的传到了自己的全身,让自己全身一下子变得暖洋洋的起来了,就像是泡在了温泉之中一样的,让自己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感觉到这一切以后,许飞的心不由的怦然一跳,这样的感觉,就算是许飞用大退,也想得出来,肯定是自己刚刚身体时的幅度过大了,一不小心,将自己已经起了反应的身体,顶到了柳青青的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上了,这种感觉,正是由此而来的。

    柳青青正站在那里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要扭动身体,告诉许飞自己不喜欢他这样的对自己,因为自己毕竟是个有老公的人,可是美妙的少妇还没有拿出主意呢,却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殿部突然间顶上了一个坚硬而火热的东西,那东西如同活的一样的,顶在了自己的美殿之上以后,烫得自己的全身的毛孔舒服得都传张了开来。

    新婚的美妙就算是用大退,也想得出来顶到了自己的殿部的是什么东西了,一种异样的刺激涌上心头,使得这个美妙就如触电一样的突然间扭动了一体,向前走了一步,使得自己的美殿离开了和许飞的身体的接触,但是那种异样的刺激,却仿佛还停留在了自己的体内一样的,让美妙不敢回过头来,因为她怕自己一回过头来,许飞就可以看到,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露出来的那种虽然有些气愤,但是却又带着一比重兴奋的表情。

    许飞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顶到了美妙的一个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上以后,心中也是不由的微微一惊,想到如果柳青青不愿意自己这样子做而喊了起来带来的种种后果,许飞的冷汗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但是许飞却没有想到,美妙只是向前进了一步,使得身体脱离了和自己的身体的接触,却并没有其他的反应,看到柳青青站在那里,背对着自己,许飞如同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的,站在那里,也不吭声,静静的等着柳青青回过身来以后的反应,一时间,办公室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了起来。

    柳青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那种兴奋的感觉压制了下去,又故意的想到了自己的老公,将那种气愤的感觉提升了起来,使得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只露出了气愤的表情以后,才慢慢的转过了身来,看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的许飞。

    许飞看到柳青青转过了身来以后,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了气愤的神色以后,心不由的怦的一跳,搓着手,嘴里也喃喃的道:“柳姐,真的对不起,你,你真的在美了,我,我一时间没有忍住,冒犯了你,你,你要打要骂,就来吧,我,我不会怪你的。”

    看到许飞站在自己的面前如同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的说出了那样的话来,柳青青一时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也不知怎么的,那种强露出来的气愤的表情,到了现在再也装不下去了,心中的那丝因为受到了侵犯以后的不快,也随着许飞的这句道歉的话,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但是柳青青却知道,如果自己太轻易的就原谅了许飞的话,以许飞的色胆包天的性格,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呢,所以就想着要历声的指责许飞几句,让他打消了想要借机轻薄自己的念头,但是看到许飞的如同做错了事的孩子的样子,柳青青的心中却又升起了几分不忍的感觉。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心态,柳青青本来是到了嘴边想要斥责许飞的话,也变成了:“小许,刚刚我问你的事你还没有回答我呢,胡处长找你去,究竟是什么事呀。”刚刚一进门的时候,柳青青就问起了许飞这样的话,只是后来许飞为了挑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妙少妇,故意将话题给叉了开去,现在柳青青因为看到了许飞的如同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的表现,心中一软之下,不忍心再责备许飞,所以又将话题转到了这件事情上了。

    许飞听到柳青青这样一说,不由的微微一愣,刚刚自己竟然将自己的身体顶到了美妙少妇柳青青的一个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挑逗了柳青青一把,本来许飞以为,柳青青一定会大发雷霆的,但是却没有想到柳青青竟然将那件事情揭开不提,反而问起了自己这样的话来。

    听到柳青青这样一说以后,许飞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到了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似乎想从柳青青的表情变化之中看出柳青青问自己这样的问题的真正含义似的,看到许飞看着自己,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又是禁不住一红,跺了跺脚,柳青青娇嗔的道:“小许,看什么看呀,没听到柳姐在问你话么。”

    许飞看到柳青青的样子,知道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妙少妇是故意的绕开了刚刚那个话题了,心中一定之下,许飞将刚刚胡处长将自己找了过去的情景原原本本跟柳青青讲了,一边讲着,许飞一边看着柳青青的曼妙而充满了撩人气息的身体,在心中寻思了开来。

    “柳姐这是什么意思呀,刚刚我顶上了她的美殿,是个女人,都不会不生气的,但是柳姐却没有生气,反而做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说,她本身对我就有好感,本身就想要尝一尝我的身体给她带来的美妙滋味,所以才会故意的装做没有感觉到我对她的侵犯么。”

    想到这里,许飞结合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越想,许飞就越觉得自己的推测是有道理的,看着柳青青的一对正在连衣裙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许飞的心中又冒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妈的,如果我猜测的是正确的话,那我现在如果想要摸她的小兔子,她会不会拒绝我呢。”

    想到刚刚自己将身体顶到了柳青青的一个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所带来的美妙的感觉,许飞又有些怦然心动了起来,在心中暗暗的打定了主意,等会儿将自己的事情讲完了以后,自己再找个机会,侵犯一下她的胸脯,看看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如果她还是像现在这个样子的话,那自己就不会客气了。

    柳青青自然没有想到,自己的纵容,竟然让许飞的胆子更大了起来,许飞到了现在已经打起了抚摸和玩弄自己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弹性的的主意了,听到许飞说他要下乡去搞扶贫工作以后,柳青青轻声尖叫了起来:“小许,怎么会这样子呀,那活儿是人干的么,吃力不讨好,她们怎么会想着要你下去呀,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你的么。”

    许飞看到连柳青青也这样子说,心中不由的苦笑了一下,但是表面上,却不得不露出了若无其事的表情:“柳姐,这种事情,你可是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呀,在别人看来,这件事情是一件苦差事,但是在我看来,却不一定呢,说不定,还是一件好事呢。”

    许飞自己知道自己的事,这一次下派扶贫,实在是自己没有背景的缘故,但是自己知道却不等于他想让别人也知道这件事情,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如果局机关里的人知道了自己是因为受到了排斥而下乡去扶贫的话,那么就算是自己回来了,那些人还不得椅在自己的头上拉屎拉呀,所以许飞心中虽然对这样的安排十分的不满意,但是却还是若真若假的说出了那样的话来,他的目的,就是想借着柳青青的口,将自己的这番话传出去,给人造成一种假象,让人家不敢轻易的欺负自己。

    听到许飞意味深长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来,柳青青的眼前不由的一亮,上下打量了许飞一眼,柳青青有些试探着问道:“许飞,你的意思是说。”柳青青虽然到局机关不久,但是却也听过一些事情了,局机关对扶贫这件事情虽然并不重视,但是却也有例外的,那就是局里面的领导的关系,有些达不到提拔要求的,局领导就会让他们下去扶贫,虽然局里面不重视这件事情,但是省里面和上面,却是十分的重视的,而且已经出台了文件,对于在扶贫工作之中做出了成绩的,是要优先破格提拔使用的,局里面的领导就是钻了这上面的空子,从而让自己的人下去渡一层金,回来以后往往就能提拔到重要的位置上去,只是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少得可怜。

    现在看到许飞意味深长的跟自己说出了那样的话来,柳青青下意识的以为许飞也是要走这一条路线,所以才下意识的问出了那样的话来,许飞听到柳青青这样一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但是却没有说话。

    许飞无疑是聪明的,柳青青是顺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走的,下面没有说完的话里的意思,自然就是说许飞的意思是说下去扶贫也是去渡金了,回来以后可以得到重用,而许飞刚刚说出来的在别人看来是苦差事,但是在我却不一定是件好事的意思本来是模凌两可的,可以理解为自己有关系,下去扶贫是去渡金的,也可以说自己下去扶贫,是可以凭着自己的才能能在农村干出一番事业来从而得到重用的,而柳青青顺着自己的前面的那层意思想了下去了,许飞自然不能否认也不敢肯定了,这样的笑了笑,就算是以后人家谈起这件事情来说自己是骗子,自己也完全可以用第二层理解去解释这件事情,这样一来,许飞不是就等于是立于不败之地了么。

    西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人事处的一间办公室里,一个中年美妇在办公室里转着圈儿,看着正在自己对面坐得笔直的一个大约二十三四岁的青年人:“许飞呀,这一次我们省里分配给了我们一个下乡扶贫的指标,我们人事处经过综合考虑,准备推荐你去,你看怎么样呀。”

    许飞,男,二十三岁,大学刚刚毕业,今天七月份参加了全国的公务员考试,在十几万的考生之中脱颖而出,成为了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一名公务员,现分配在计划调配处工作,许飞年少得志,自然是意气风发,想着要好好的大干一场的,却没料想,今天人事处的处长胡美铃将自己叫到了办公室,第一句话,竟然跟自己说起了这个。

    许飞虽然才进机关不久,但是却也耳闻目染了一些机关的事,扶贫工作是局里面最不重视的一项工作,每一年都是不了了之,局机关的人只要一谈到扶贫工作,无一不退避三舍,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给弄到那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去受罪。

    而近两年来,局机关里在对待扶贫这件事情上,选派的不是那种没有背景的,可以任人揉捏的人,就是选派的那些犯了错误的,前途已经一片暗淡的人,许飞正值想要大干一场时候,却突然间听到胡美铃跟自己谈起了这个,他又怎么能够不窝心呢。

    胡美铃,年纪大约在四十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五,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使得这个美妇看起来十分的精明干红,合体的套装,将这个美妇人的曼妙而玲珑的身材,在许飞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那几乎透体而出的万种风情,更是让许飞的眼前一亮。

    美妇人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有着一双让人惊艳的大眼睛,波光流动之间,总是给人一种她在望着你的感觉,高巧的鼻梁,将她的一张俏脸一分为二,一张性感而微薄的嘴唇,虽然并没有经过任何人工的刻画,但是却显得娇艳欲滴,让谁看到了,都会忍不住的生出几分想要扑上去亲吻一下的冲动来。

    黑色的西装里面,是一件大翻领的白色衬衣,高领的白色衬衣,将她的天鹅一样的脖子衬托得更加的修长而笔直,天鹅一样的脖子下来,是突然间隆了起来的胸脯,在上衣的包裹之下,胡美铃的胸脯看起来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坚挺,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许飞甚至都有些怀疑,胡美铃是不是做过整容之类的手术,不然的话,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了,就算是保养得再好,又怎么能将她的保养得跟少女一样的不但笔直而坚挺,而且还一丝下垂的样子都没有呢。

    在收腰的西装,将她的杨柳细腰恰到好处的显现了出来,那盈盈一握的细腰,看起来就跟随风一吹就会折断一样的,给许飞带来了一种别样的韵味,平坦而结实的,看起来也一丝賛肉都没有,四十岁的妇人了,身体竟然一点也没有走形,这也就是造物者的神奇了吧。

    及膝的短裙,合体的包裹着胡美铃的下半身,显得风情无限,许飞看到,那双玉退的轮廓,在短裙的勾勒之下,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而丰满,短裙紧紧的绷在了她的玉退之上,使得她的玉退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那么的饱满,那透衣而出的张力和弹性,给许飞带来了眼前一亮有感觉。

    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挺翘,而且还紧绷绷的,一丝的下垂的痕迹也没有,随着美妇人站在了那里,两片肥厚的殿肉正绷紧着,看起来结实而又充满了张力,这样的美殿,自然是能够吸引到大多数男人的目光的。

    更为难得的是,也许是长其身处高位,使得这个中年美妇的身上散发出来了一股淡淡的让人不可逼视的气质,而这种高贵的气质,能让男人在不敢直视这个艳光四射的美妇人的同时,却又能最大限度的激起男人心中潜在的那种征服的。

    如果换了以往,许飞也许会毫不犹豫的看着这样的美艳熟妇,心中想着如何的制造机会,好让自己有多一点和胡美铃的亲近的机会,但是现在的许飞却不这样子想,突如其来的消息,让许飞的心情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想到自己才一进局机关就受到了排挤,竟然要到下面去扶贫,这一年的时间,不但会让自己错失很多在领导的面前表现的机会,而且还会因为远离机关而淡出人们的视线,许飞就觉得自己的嘴巴一阵的发苦。

    但是许飞却也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可是千万不能推脱这件事情的,虽然在机关呆的时间不长,但是许飞却知道机关里面有几大忌,而这不服从安排,就是其中之一,试想一下,有哪个当领导的,会愿意要一个一遇到什么事情,都会推三阻四的,不愿干的下属呢。

    更何况,自己才刚刚到局机关来,人生地不熟的,又没有什么背景,如果自己这么做了,指不定这个人事处的处长会怎么的在领导的面前说自己的坏话呢,而且胡美铃本身就是人事处的处长,自己如果推脱了,不说她会不会到领导面前去大张旗鼓的说自己如何的不听话,自己首先就会得罪了这个手握生杀大权的人,等到年终考核的时候,她在自己的档案里多加上一条对自己不利的评语,那自己可就要一辈子背负上这个沉重的包袱了。

    虽然胡美铃的一句话决定不了自己的生死,但是却绝对可以在她位居人事处处长的时候,让自己抬不起头来,胡美铃现在是正处级干部,再往上走,就是副厅了,而胡美铃在这个位置上干了还不到一年,再想往上走,那最起码是三五年之后的事情了,自己又有几个三五年呢,而下乡就算是再苦再累,也只有一年时间,许飞在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了。

    “处长,扶贫工作是一项惠民的大工程,局里面能考虑将我抽调去扶贫,那足以证明局里面是很重视我的,我有些兴奋,也有些惶恐,但是组织上有安排,我坚决服从,只是,我怕自己辜负了领导的期望呀。”许飞虽然心中万分的不情愿,但是在权衡了一番轻重以后,却只能是说出了那样的话来。

    胡美铃到人事处的处长的位置上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竟然就碰上了这样的一个难题,这些天来,胡美铃几乎天天晚上都失眠,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扶贫工作的人先的推荐,但是在官场上打拼了这么久的胡美铃,却知道这里面的水其实深得很的。

    在机关混了这么多年,胡美铃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微妙之处,扶贫工作在局领导的眼里,只是一项无足轻重的工作,但是说到人选的选派之上,这其中的学问自然是大得去了,自己如果一个处理不好,说不定会得罪了其中的一个领导也不一定呢。

    要知道,在这错综复杂,盘根错节的官场之上,人人都是带着一副假面具生活着的,在平时的时候,大家都是笑脸相迎的,兴致来了的时候,还时不时的开个玩笑,但是这种和谐的背后,却是暗流涌动着的,因为谁也不知道谁是谁的关系,谁有什么样的背景,谁会在关键的时候,给你来上这么一下子。

    自己如果在扶贫工作上草率的去推荐一个人,说不定,推荐的这个人,就是哪个局领导的关系,而将局领导的关系给安排去做这项谁也不愿意干的工作,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么,说得小一点,人家给自己穿穿小鞋,说得大一点,盯着自己这个位置的人多着呢,如果局领导一怒之下,将自己给拿下来了,那自己不是只有打破牙齿和血吞的么。

    所以胡美铃在对这件事情上是慎之又慎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胡美铃这些天来,已经将局里面的人事档案全部翻了一遍,想要从档案之中看出,究竟有谁没有背景,可以去做这一次的扶贫工作,但是很快的,胡美铃就失望了,因为她从档案里面看得出来,局里面的那些合适下乡的人,在前几年的时间里已经安排下过了。

    这个时候的胡美铃,想起了一个人来,这个人,自然就上许飞了,许飞报考人社局的岗位的时候,胡美铃因为工作的关系,一直都参与着这件事情,胡美铃知道,这个年青人是很有实力的,在考试的时候,笔试和面试成绩,都是全省第一,所以才会一番风顺的到局机关来工作的。

    但是也正是从这一点上,胡美铃凭着自己多年工作的经验,觉得许飞应该没有什么背景的,因为那些有背景的人,哪里会去费那工夫准备考试呀,而且组织这次考试的本身就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从第二名到第二十名,都有人打过了招呼,或者通过局领导给胡美铃施压,或直接给胡美铃打电话,无一例外的都对自己的关系表示了要关照的意思。

    而胡美铃自然也在这件事情上做了手脚,从第二名到第二十名的人员的成绩之中,多多少少都有些水份的,只有第一名的许飞,是货真价实的,这是因为,胡美铃她们掌握着人事考试的一个潜规则,那就是做事一定要低调,第一名往往是处在风口浪尖之上的,如果在第一名的事情上做什么手脚的话,那么是经不起检查的。

    而现在人们的法制观念也强了,遇到有什么怀疑的事情,马上就会写举报信,或者将怀疑发到网上,而将货真价实的许飞放到第一名的位置上,即让那些鸡蛋里面挑骨头的人无话可说,以可以应对纪检机关的检查,可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了。

    正是因为这一点,许飞才会凭着自己的本事,如愿以偿的考入了公务员队伍,也正是因为如此,胡美铃隐隐的感觉得出来,许飞也许并没有什么背景,这样的人,自然是下乡扶贫的最好的人选了,胡美铃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在今天将许飞约了过来,借着跟许飞谈话的时机,试探起了许飞来了。

    现在听到许飞这样一说,胡美铃对自己的判断又坚信了几分,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露出了几分柔和的笑容走到了许飞的面前:“小许呀,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子说的,也不枉了组织对你的信任,好,既然这样子的话,你就去准备一下吧,省里面会在三天以后组织一个欢送会,欢送会以后,你就可以下去了。”说到这里,胡美铃轻轻的拍了拍许飞的肩膀,以示鼓励。

    许飞感觉到,随着胡美铃走到了自己的身边,一股淡淡的幽香就从胡美铃的身体里散发了出来,冲入到了自己的鼻子里面,那是一股带着成熟美妇身体里特有的幽香再加上一丝淡淡的汗气的气息,闻到这股好闻的气息,许飞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

    “妈的,你既然这样的排挤我,我对你也不会客气的,总有一天,我会站在高位之上,让你为今天的事情后悔的,到那个时候,你跪在地上求我,我也不会原谅你的,除非。”想到这里,许飞的心中怦然一跳,看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的美艳熟妇,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

    因为胡美铃是站在了许飞的面前的,所以许飞一看美艳熟妇,就正好看到了她的肚脐眼以下大退根部以上的地方,许飞看到,在短裙的包裹之下,胡美铃的肚脐眼以下,大退根部以上的部位已经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倒三角,此刻,这个倒三角,正在自己的面前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诱惑的气息,许飞自然知道,那个地方,就是她的女性身体最敏感也是最神秘的部位了,想到自己竟然和胡美铃的身体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了起来,许飞又怎么能不暗中大咽口水呢。

    看着站在那里的美艳熟妇胡美铃的身体最神秘也是最敏感的部位在自己的面前散发着淡淡的诱惑的风情,许飞情不自禁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心中也继续的想了下去:“除非你脱光了衣服站在我的面前,让我好好的在你的身上唱上一首征服之歌,也许,看在你为我主动的献身的份上,我会饶过你的呢。”

    想到这些,许飞的目光,变得有些火热了起来,那目光,就像是要穿透胡美铃的短裙,去欣赏一下这个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风景一样的,这样一来,许飞就看到了一个异相,看到这个异相,许飞的心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许飞看到,在短裙之下形成的那个倒三角形的最底端,在此刻突然间微微的隆了起来,凭着自己对女性的身体了解的程度,这微微隆起一入眼,许飞就知道了,那正是胡美铃的耻骨了,本来,耻骨印在了短裙上的印迹,应该是紧绷绷的,硬梆梆的,但是许飞却感觉到,胡美铃的微微隆起,看起来是那么的柔和,那么的饱满,从这一点上,许飞感觉得出来,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小嘴是肥美而多汁的,甚至捏一下,就可以流出水来的,想到这些,许飞又怎么能不心儿怦怦直跳起来呢。

    此刻,似乎还有一股淡淡的气息,从美艳熟妇的那个微微隆起之上散发了出来,冲入到了许飞的鼻子里面,许飞觉得,那种气息,带着一丝淡淡的搔气,又带着一丝成体的幽香,这样的气息混合在一起虽然并不是很好闻,但是许飞却觉得,闻到了这股气息以后,自己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似乎已经变得有些亢奋了起来了。

    许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以自己的年纪而论,应该是对青年女子感兴趣的,但是许飞却不是这样子的,他反而对那些个中年女子情有独钟了起来,许飞觉得,成子的身体里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淡淡的成熟风韵,是那些末经人事的少女无法具备的,也是最吸引自己的。

    许飞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象着,如果自己有一天能碰到一个少妇,亲自将她的衣服给脱去,让自己在她的身上尝一尝那种成熟风韵给自己带来的刺激的感觉,就算是自己少活几年,也是物有所值的,而现在的胡美铃身居高位,不但是美妇,而且那种高贵的气质,也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这样的对象,自然是符合了许飞的潜在的心理的,也难怪当他看到了胡美铃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印在了短裙上的印迹以后,会有了身体的反应了。

    胡美铃可不知道,许飞现在在心中竟然打的是这样一个主意,她现在所想的是,通过和许飞的谈话,知道了许飞并没有什么家庭背景,将这样的人派出去做扶贫工作,自然是不会影响到自己什么的,想到困扰了自己好多天的大难题终于解决了,胡美铃的心情一下子大好了起来。

    心情大好了起来的胡美铃却还是要在许飞的面前保持着她的处长的威严的,所以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而是在又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交待了许飞一些事情以后,便停止了谈话,许飞知道,到了这一步,自己也应该离开她的办公室了,所以起身告辞。

    走出门以后,许飞在脑海之中不由的再一次的浮现出了胡美铃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印在了短裤之上的印迹,想到临走的时候胡美铃在自己的面前以那样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说的那例行公事的话,许飞就气不打一处来,心中也更加的坚定了一定要努力上位,以便于趁早将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处长给压在身下,看看她在自己的强有力的冲刺之下,还会不会保持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的信心。

    胡美铃自然没有想到,许飞虽然并没有什么背景,但是在诸多的机缘巧合之下,却迅速上位了,而在不久的将来,她也终于为她今天所做出来的这个决定而付出了代价,当然,在付出了这个代价以后,胡美铃才意识到了,原来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竟然是可以那样的快乐的,从而死心塌地的跟着许飞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许飞本来有些坏笑着的脸也变得正常了起来,走进了办公室以后,才端起水来喝了一口,一个如同银铃一样的声音就在许飞的背后响了起来:“小许呀,怎么样,这回到人事处去收获可大吧,人家胡处长可是高高在上的呀,今天竟然破例的约你去谈话了,足可见她对你的重视程度呀,怎么样,是不是要高升了呀。”

    许飞转过头来,看到自己办公室的柳青青正在那里俏生生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之下,许飞对柳青青道:“柳姐,你可不要笑话我了呀,你知道么,今天胡处长找我去,是和我谈起了什么事么,她是和我谈扶贫的事情呢。”

    柳青青今年二十七岁,前一段时间才结婚,因为新婚燕尔,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总是带着一丝甜蜜的笑容,这也给这个新婚的少妇增加了几分妩媚的感觉,让人眼前一亮。

    今天的柳青青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合体的连衣裙,将她的充满了新婚少妇娇懒的风情的身体,尽情的展现在了许飞的面前,许飞看了柳青青一眼,嘴里也轻声的一笑:“怎么,柳姐,今天又穿新裙子了呀,不错,这裙子挺合适你的,使得你看起来更加的漂亮了。”

    许飞说得没有错,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柳青青的这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使得这个新婚少妇看起来不但具备着青春少女的清纯,而且还充满了少妇的妩媚,这两者却又较好的在柳青青的身体里结合了起来,给许飞带来了一种视觉上的美妙感受,看着在自己的面前婷婷玉立的站着的柳青青,许飞不知怎么的在心中冒出了一句兄弟之间最流行的台词:“怎么好女人都让狗给上了。”

    柳青青无疑有着足够的可以吸引男人的眼球的本钱,近一米七的身同,让柳青青看起来婷婷玉立,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总是会流露出一种温柔的目光,这种目光,虽然是因为沉浸在了幸福之中的女人所特有的,是因为想到了新婚的甜蜜而流露出来的,但是却给人带来了一种惊艳的感觉。

    柳青青的嘴唇微微有些厚,但是这却并不影响柳青青的美感,反而给她多增加了几分风情,那微厚的嘴唇,看起来是那么的娇艳欲滴,只要一想到这样的性感美唇,只能给柳青青的老公享受,而自己只能看着眼馋,许飞的心中就不由的生起了几分的妒意。

    柳青青的看起来是那么的饱满而充满了弹性,尤其是在受到了丈夫的爱抚以后,看起来更加的坚挺而硕大了起来,现在,柳青青的,正将连衣裙给高高的撑了起来,在胸前划着一道优美的孤形,诱惑着许飞的眼球,许飞看着柳青青的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样子,心中甚至都在猜想着,这个女人,是不是自己可以一手掌握的女人呢。

    合体的连衣裙,紧紧的包裹着柳青青的,而柳青青的,却又似乎并不想这样的给人束缚着一样的,正在那里努力的向外突出着,想要挣扎出连衣裙的包裹出来透透气,这样一来,就使得连衣裙给高高的撑了起来,如同第二层肌肤一样的,将那丰满挺翘而弹性的轮廓,在许飞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

    薄薄的裙料紧紧的贴在了柳青青的之上以后,变得更加的透明了起来,透过薄薄的裙料,许飞甚至都可以清楚的看得到,正紧紧的包裹着柳青青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的贴身衣物的轮廓,看到这里,许飞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心中甚至都生出了一种想要将柳青青的裙子给脱下来,看一看她的胸脯在贴身衣物的包裹之下,究竟的多么的诱人的冲动来了。

    纤纤的细腰,看起来盈盈一握,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风情,许飞知道,这样的细腰,自然会在床上玩出许多的高难度的动作,从而给男人带来的感觉,平坦的,看起来结实而柔软,并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在之下,却突然间扩张了起来,那自然就是柳青青的跨部了。

    也许是因为微薄的裙料受到了从柳青青的两退之间所散发出来的温热的气息的吸引,正贴在了她的两退之间,这样一来,就使得她的两退之间的风景,在许飞的面前变得若隐若现了起来,许飞看到,虽然在连衣裙的包裹之下,那种撩人的风景自己看得并不真实,但是却给自己留下了更大的想像空间,自然是别有一番动人的风韵。

    柳青青比许飞只早到局里面一个多月,因为是借调的,所以她并没有算在局机关的四大美人里面,但是许飞却知道,柳青青的姿色,并不在局机关四大美人之下,而且因为身上有着那种新婚少妇的娇懒的风情,比那四大美人,似乎又多了几分吸引人眼球的风韵了。

    正是因为柳青青只比许飞早到了一个多月,做为新进的人员,两人之间自然有了更多的话题,而许飞的幽默风趣和善解人意,也让柳青青渐渐的喜欢上了和许飞在一起的感觉,所以在这个办公室里,柳青青和许飞之间的关系也最为要好,所以许飞才敢像刚刚那样的跟柳青青说话的。

    柳青青听到许飞称赞自己的衣服好看,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变得更加的嫣然了起来:“小许,真看不出来,你的嘴还挺甜的呀,你看看这件衣服是我老公买给我的,不错吧。”说到这里,柳青青似乎想到了新婚时的甜蜜,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又露出了几分幸福的感觉,看得许飞又是情不自禁的生出了几分妒意。

    “那是当然了,柳姐,你本来就生得美艳无比,再加上你穿着这样的衣服,更是将你的让电影明星都妒忌的身材展现了出来,一定能吸引太多人的眼光吧,呵呵,柳姐,我看我姐夫给你买这样的衣服,一定是别有用心的吧。”许飞一边欣赏着柳青青的曼妙的身体,一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

    许飞的话让柳青青不由的微微一愣,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许飞:“小许,你怎么这样说呀,你姐夫就是看到这件衣服好看,所以买下来送给了我的,你怎么会说他别有用心呢。”

    许飞坏坏的一笑,眼睛又狠狠的在柳青青的一对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之上盯了一眼,在过足了眼瘾以后,才道:“柳姐,你看看,你穿着这样的衣服,我敢保证,就连八十岁的老头看到了,都难免要动心了吧,我姐夫给你买这样的衣服,自然是想要增加你们夫妻之间的情趣了,你们之间的夫妻生活一定很和谐吧。”

    说到这里,许飞看了看办公室里并没有别的人,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身体向前走动了一步,将头凑到了柳青青的头边,嘴里也故做神秘的小声的对柳青青道:“柳姐,你穿着这样的衣服,一定会让我姐夫很兴奋吧,告诉我,你们一天晚上能来几次呀。”

    许飞感觉到,随着自己走到了柳青青的身边以后,那种少妇身体里特有的幽香,就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而自己将头凑到了柳青青的耳边说话的举动,也使得自己可以清楚的看得到柳青青的白玉一样的后脖以及脖子上那丝丝的秀发,那种香艳的刺激,却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

    柳青青感觉到随着许飞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将头凑到了自己的头边讲起了话来以后,一股股男性火热的气息就扑打在了自己小巧的耳垂之上,感觉到这一切以后,柳青青的心中不由的怦然一跳,身体也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许飞:“小许,你说什么呀,什么一天晚上来几次呀。”

    许飞显然没有想到,柳青青已经结婚一段时间了,竟然连这一点也不懂,自然也是不由的微微一愣,看着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许飞想起了刚刚将头凑到了这个新婚少妇的耳边说话时的那种香艳,于是,许飞再一次的将头凑向了柳青青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再一次的闻一闻从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

    柳青青看到许飞不怀好意的再次将头凑向了自己的身体,可爱的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身体也向后退了一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嗔怪的目光看着许飞:“小许,你干什么呀,什么事那么神秘,你得那样跟我说话呢,现在办公室里又没有别人,你就不能好好的跟我说么。”

    给柳青青看穿了自己的心事,任许飞的脸皮再厚,却也是禁不住的老脸一张,但是那抹红色只是一闪而过,许飞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看到柳青青对自己已经有了防备的心理,许飞的计划自然就无法实现了,所以许飞只好摸了摸鼻子:“柳姐,你和你老公之间,一晚上能来几次呀,我,我说的就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

    柳青青这一下才明白了,许飞说的一晚上来几次,原来指的竟然是这样的事情,一时间不由的羞得满脸通红了起来:“死小许,你怎么问这个问题了呀,呸。”一边说着,柳青一边薄怒的看了许飞一眼,有些负气的背过了身子去了,做出了一副不理会许飞的样子。

    柳青青以前和许飞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是笑语嫣然的,有时候,许飞也会跟柳青青开一些带彩的玩笑,那个时候柳青青总是嫣然一笑,虽然不再理会许飞,但是却也并不生许飞的气,所以,许飞在今天才敢在柳青青的面前问出了那种暧昧而禁忌的话来的。

    现在看到柳青青一副薄怒的样子转过了身去,许飞的心中微微一惊,知道自己是太过份了,从而惹得柳青青生气了,但是同时,柳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表露出来的那种薄怒,却使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看起来别有一番风韵,看得许飞的心中自然又是微微一酥:“妈的,这柳姐还真的带劲呀,连生起气来,竟然也是这样的好看,这样的动人,如果我拥有这样的妇人,一晚上个十次八次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许飞看到,随着柳青青转过了身来,她的优美的背影就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的背部曲线是那么的优美,那么的曼妙,那么的充满了撩人的气息,但是许飞的目光,只是在她的背部扫视了一眼以后,就一路向下,在她的腰部以下,大退根部以上的部位停了下来,因为许飞觉得,女人的身体,有三个最能吸引自己的地方,一个是胸脯,一个是两退之间的风景,第三个,自然就是美殿了,现在柳青青转过了身来,等于是将她的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许飞又怎么会放过这种难得的机会呢。

    许飞看到,在白色连衣裙的包裹之下,柳青青的美殿看起来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而由于柳青青是背对着自己的,窗外的阳光正直射到了柳青青的身上,透过柳青青的身体,许飞可以看得到,阳光透过了她薄薄的连衣裙,从她的两退之间透露了出来,不用说,那光影的最顶端,就是柳青青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位置了,看到这些,许飞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笑。

    轻轻的走到了柳青青的背后,许飞双手扶在了柳青青的香肩之上,头也再次的凑到了柳青青的小巧的耳垂边上,轻声的道:“怎么了,柳姐,你生气了,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早知道你会生气,那以后我不开这种玩笑就是了。”

    柳青青没有想到,许飞在看出来了自己生气以后,竟然还做出了这样一个暧昧的举动来跟自己说着话,芳心一跳之下,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变得更加的红润了起来,那种火热的男性的气息,刺激着这个新婚少妇的心,让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柳青青自借调到局机关以后,因为认识的人少,一度十分的孤单,但是不久以后,许飞凭着自己的本事考入了局机关,并且分到了自己的科室,由于两个人都是新人,自然就有了共同的语言,而许飞的幽默风趣,也让柳青青有了一种找到了知己的感觉,正是因为如果,柳青青和许飞之间的关系,就比一般人要好了许多。

    许飞本来就生得高大英俊,而且学识过人,又善解人意,柳青青很喜欢和许飞在一起的感觉,有时候给许飞幽默风趣的语言逗得格格直笑的时候,柳青青甚至在心中冒出过这样的想法,那就是,自己为什么不在结婚之前认识许飞呢。

    以前的时候,许飞也和自己开过那种带彩的玩笑,但是柳青青在不理会的同时,却又暗暗的欣喜,因为柳青青觉得,许飞说出那玩笑的时候的坏坏的懒懒的样子,才是让自己最动心的,和自己老公的老实木枘比起来,两个人就像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一样的。

    柳青青自己也想不到,自己做为一个已婚的少妇,怎么会有这样的对丈夫以外的男人的微妙的心理,想着丈夫虽然老实而木枘,但是对自己却是一心一意,真心实意的,柳青青就觉得,自己对丈夫以外的男人有那种心理,实在是有些对不起自己的丈夫的。

    所以在今天,柳青青在听到许飞又一次的在自己的面前讲起了带彩的事情来了以后,故意露出了生气的样子,用意就是想要警告许飞,让他见好就收,但是柳青青却没有想到,自己的生气,不但没有阻止许飞,反而使得许飞的举动更加的过份了起来,现在许飞的手就放在了自己的香肩之上,而且嘴唇也就在自己的耳垂不远的地方,让柳青青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在那里左右为难了起来。

    许飞站在了柳青青的身后,闻着这个新婚少妇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幽香,听着她的如兰的吐息,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尤其是在看到自己做出了如此亲昵的举动以后,柳青青似乎并没有什么抗拒的意思,许飞的胆子更大了起来,低头向下看了过去,许飞看到,自己由于距离柳青青已经很近了,所以自己的跨部,就在柳青青的一个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的不远处,看到这里,许飞的脑海里突然间冒出了一个大胆的主意。

    许飞慢慢的着,开始一前一后的在柳青青的身后动起了身体,如果从两人的身后看过去,就像是在这一刻,许飞已经将自己的坚硬和火热,以背后位的姿势,到了柳青青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正在进行着往返运动一样的,说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许飞一边动着身体,一边也幻想着自己正在柳青青的香软而充满了成熟少妇风韵的身体上辛苦的冲刺着,一种异样的刺激的感觉从心中升了起来,使得许飞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向着自己的身体集中了起来,本来安分的小兄弟,在此刻已经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

    “柳姐,你生得这么美艳,让我一看到你,就会联想到一张大床,想到一张可以让我们在上面尽享的大床,但是可惜的是,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已经结婚了,我没办法享受到你的身体了,但是现在我用这种方式来想你,你不会怪我吧,唉,真是生不缝时呀,柳青,要是你是我的老婆那应该多好呀,我一定会天天的,不管是在厨房,还是在客厅,甚至在办公室里,我如果一天不干上你个十次八次的,我觉得,都有些对不起你这魔鬼身材了。”

    许飞看着自己的跨部随着自己身体的,一下子距离柳青青的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近了起来,一下子又远了起来,那样子,如果是自己的身体坚硬了起来,而柳青青又是光着身体的话,那不是自己的身体就在柳青青的身体里进出了起来么,想到这些,许飞的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而兴奋之下,许飞不自觉的将身体的幅度加大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许飞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跨部突然间传来了一种香软得用笔墨无法形容的感觉,这种感觉从自己的跨部迅速的传到了自己的全身,让自己全身一下子变得暖洋洋的起来了,就像是泡在了温泉之中一样的,让自己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感觉到这一切以后,许飞的心不由的怦然一跳,这样的感觉,就算是许飞用大退,也想得出来,肯定是自己刚刚身体时的幅度过大了,一不小心,将自己已经起了反应的身体,顶到了柳青青的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上了,这种感觉,正是由此而来的。

    柳青青正站在那里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要扭动身体,告诉许飞自己不喜欢他这样的对自己,因为自己毕竟是个有老公的人,可是美妙的少妇还没有拿出主意呢,却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殿部突然间顶上了一个坚硬而火热的东西,那东西如同活的一样的,顶在了自己的美殿之上以后,烫得自己的全身的毛孔舒服得都传张了开来。

    新婚的美妙就算是用大退,也想得出来顶到了自己的殿部的是什么东西了,一种异样的刺激涌上心头,使得这个美妙就如触电一样的突然间扭动了一体,向前走了一步,使得自己的美殿离开了和许飞的身体的接触,但是那种异样的刺激,却仿佛还停留在了自己的体内一样的,让美妙不敢回过头来,因为她怕自己一回过头来,许飞就可以看到,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露出来的那种虽然有些气愤,但是却又带着一比重兴奋的表情。

    许飞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顶到了美妙的一个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上以后,心中也是不由的微微一惊,想到如果柳青青不愿意自己这样子做而喊了起来带来的种种后果,许飞的冷汗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但是许飞却没有想到,美妙只是向前进了一步,使得身体脱离了和自己的身体的接触,却并没有其他的反应,看到柳青青站在那里,背对着自己,许飞如同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的,站在那里,也不吭声,静静的等着柳青青回过身来以后的反应,一时间,办公室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了起来。

    柳青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那种兴奋的感觉压制了下去,又故意的想到了自己的老公,将那种气愤的感觉提升了起来,使得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只露出了气愤的表情以后,才慢慢的转过了身来,看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的许飞。

    许飞看到柳青青转过了身来以后,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了气愤的神色以后,心不由的怦的一跳,搓着手,嘴里也喃喃的道:“柳姐,真的对不起,你,你真的在美了,我,我一时间没有忍住,冒犯了你,你,你要打要骂,就来吧,我,我不会怪你的。”

    看到许飞站在自己的面前如同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的说出了那样的话来,柳青青一时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也不知怎么的,那种强露出来的气愤的表情,到了现在再也装不下去了,心中的那丝因为受到了侵犯以后的不快,也随着许飞的这句道歉的话,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但是柳青青却知道,如果自己太轻易的就原谅了许飞的话,以许飞的色胆包天的性格,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呢,所以就想着要历声的指责许飞几句,让他打消了想要借机轻薄自己的念头,但是看到许飞的如同做错了事的孩子的样子,柳青青的心中却又升起了几分不忍的感觉。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心态,柳青青本来是到了嘴边想要斥责许飞的话,也变成了:“小许,刚刚我问你的事你还没有回答我呢,胡处长找你去,究竟是什么事呀。”刚刚一进门的时候,柳青青就问起了许飞这样的话,只是后来许飞为了挑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妙少妇,故意将话题给叉了开去,现在柳青青因为看到了许飞的如同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的表现,心中一软之下,不忍心再责备许飞,所以又将话题转到了这件事情上了。

    许飞听到柳青青这样一说,不由的微微一愣,刚刚自己竟然将自己的身体顶到了美妙少妇柳青青的一个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挑逗了柳青青一把,本来许飞以为,柳青青一定会大发雷霆的,但是却没有想到柳青青竟然将那件事情揭开不提,反而问起了自己这样的话来。

    听到柳青青这样一说以后,许飞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到了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似乎想从柳青青的表情变化之中看出柳青青问自己这样的问题的真正含义似的,看到许飞看着自己,柳青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又是禁不住一红,跺了跺脚,柳青青娇嗔的道:“小许,看什么看呀,没听到柳姐在问你话么。”

    许飞看到柳青青的样子,知道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妙少妇是故意的绕开了刚刚那个话题了,心中一定之下,许飞将刚刚胡处长将自己找了过去的情景原原本本跟柳青青讲了,一边讲着,许飞一边看着柳青青的曼妙而充满了撩人气息的身体,在心中寻思了开来。

    “柳姐这是什么意思呀,刚刚我顶上了她的美殿,是个女人,都不会不生气的,但是柳姐却没有生气,反而做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说,她本身对我就有好感,本身就想要尝一尝我的身体给她带来的美妙滋味,所以才会故意的装做没有感觉到我对她的侵犯么。”

    想到这里,许飞结合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越想,许飞就越觉得自己的推测是有道理的,看着柳青青的一对正在连衣裙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许飞的心中又冒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妈的,如果我猜测的是正确的话,那我现在如果想要摸她的小兔子,她会不会拒绝我呢。”

    想到刚刚自己将身体顶到了柳青青的一个正在连衣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所带来的美妙的感觉,许飞又有些怦然心动了起来,在心中暗暗的打定了主意,等会儿将自己的事情讲完了以后,自己再找个机会,侵犯一下她的胸脯,看看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如果她还是像现在这个样子的话,那自己就不会客气了。

    柳青青自然没有想到,自己的纵容,竟然让许飞的胆子更大了起来,许飞到了现在已经打起了抚摸和玩弄自己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弹性的的主意了,听到许飞说他要下乡去搞扶贫工作以后,柳青青轻声尖叫了起来:“小许,怎么会这样子呀,那活儿是人干的么,吃力不讨好,她们怎么会想着要你下去呀,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你的么。”

    许飞看到连柳青青也这样子说,心中不由的苦笑了一下,但是表面上,却不得不露出了若无其事的表情:“柳姐,这种事情,你可是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呀,在别人看来,这件事情是一件苦差事,但是在我看来,却不一定呢,说不定,还是一件好事呢。”

    许飞自己知道自己的事,这一次下派扶贫,实在是自己没有背景的缘故,但是自己知道却不等于他想让别人也知道这件事情,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如果局机关里的人知道了自己是因为受到了排斥而下乡去扶贫的话,那么就算是自己回来了,那些人还不得椅在自己的头上拉屎拉呀,所以许飞心中虽然对这样的安排十分的不满意,但是却还是若真若假的说出了那样的话来,他的目的,就是想借着柳青青的口,将自己的这番话传出去,给人造成一种假象,让人家不敢轻易的欺负自己。

    听到许飞意味深长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来,柳青青的眼前不由的一亮,上下打量了许飞一眼,柳青青有些试探着问道:“许飞,你的意思是说。”柳青青虽然到局机关不久,但是却也听过一些事情了,局机关对扶贫这件事情虽然并不重视,但是却也有例外的,那就是局里面的领导的关系,有些达不到提拔要求的,局领导就会让他们下去扶贫,虽然局里面不重视这件事情,但是省里面和上面,却是十分的重视的,而且已经出台了文件,对于在扶贫工作之中做出了成绩的,是要优先破格提拔使用的,局里面的领导就是钻了这上面的空子,从而让自己的人下去渡一层金,回来以后往往就能提拔到重要的位置上去,只是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少得可怜。

    现在看到许飞意味深长的跟自己说出了那样的话来,柳青青下意识的以为许飞也是要走这一条路线,所以才下意识的问出了那样的话来,许飞听到柳青青这样一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但是却没有说话。

    许飞无疑是聪明的,柳青青是顺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走的,下面没有说完的话里的意思,自然就是说许飞的意思是说下去扶贫也是去渡金了,回来以后可以得到重用,而许飞刚刚说出来的在别人看来是苦差事,但是在我却不一定是件好事的意思本来是模凌两可的,可以理解为自己有关系,下去扶贫是去渡金的,也可以说自己下去扶贫,是可以凭着自己的才能能在农村干出一番事业来从而得到重用的,而柳青青顺着自己的前面的那层意思想了下去了,许飞自然不能否认也不敢肯定了,这样的笑了笑,就算是以后人家谈起这件事情来说自己是骗子,自己也完全可以用第二层理解去解释这件事情,这样一来,许飞不是就等于是立于不败之地了么。下节精彩:征服美妇书记张静蓉一( 风流成性(寂寞难眠) http://www.luoqiu5.com/9_9022/ 移动版阅读m.shubao333.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