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色遍天下(全集) > 第276-结局
    二百七十六.一辈子的冤家

    于是,某个寂静的夜晚,我偷偷爬了起来,猫着腰,点着脚,收着爪子,躲开所有可能踩出声响的小爹爹小哥哥们,义无反顾地穿越进桃花林,打算潜进湖水边,放下我偷偷捆绑好的竹筏,去寻找,我遗失的性福!

    刚踏进桃花林,没飘上二十步远,就被月夜下那翩然独立的青色衣衫,吓得惊住了视线,收紧了呼吸.

    一轮水洗明月下,爹爹衣衫缥缈,发丝拂动,宛如仙人般独立,青莲与世.那独特的背影背对着我的视线,却可以让我想像得出,那凝神月亮的容颜,是如何的出尘绝色.

    若是以往,我一定扑上去,按倒了!

    可,今天,我是有着明确目的地!

    所以,我只能屏住呼吸,尽量缩小自己,一点点退出爹爹的感知范围.但愿今晚的夜色太迷人,使爹爹注意不到我,注意不到我,注意不到我

    缓缓后退,转向左边凉亭,突然发现,亭子里竟然坐了五位绝色美男.红依、绿意、桑渺、雪白、若熏,正在月夜下推杯换盏!赏月谈心!

    我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转身向另一边退去,却正好看见哥哥半眯的凤目中,流露出的危险风情.

    心下知道今日大势已去,缓缓收起了爪子,直起了腰,装做天黑,没有看见任何人般,从哥哥身旁五步处走过,穿过朝矗立的身影,躲过人瓦蓝的眼神,绕过花蜘蛛裸露的大腿.

    用颤抖的音符,哼哼着不成曲的小调,一步步向寂静的湖泊走去.

    当站到这片浑然天成的美丽边缘时,我的心,突然变得豁达明亮,竟然有种飘飘欲仙,不知人间几何的错觉.

    伸出纤白的玉指,轻轻拉扯下衣襟的带子,缓缓退下层叠的轻纱,仿佛绽开了缥缈之花,与脚下.

    抬起晶莹剔透的腿,点起泛着光晕的脚尖,一点点,一寸寸,踏入那清澈的湖泊中,感受那清凉沁入肌肤的丝丝徜徉.

    矗立在山水间,轻柔地捧起一潭清澈,举过头顶,缓缓飞溅到自己含笑的脸上,坠落与高耸的蓓蕾之上,顺着妖娆的曲线,滑入到同样的清澈中,荡开了一圈圈引人遐想的涟漪.

    不知何时,岸上的男人都已经踱至湖泊边缘,成就一处十全十美的绝色风景.此刻,那十人,正屏住呼吸地凝视着我的每一个动作,只是那眼,随着我手指的方向,越演越炽烈

    我轻勾起一抹不知名的笑意,以湖泊的纯净,以手指的纤细,一寸寸地清洗着身子,抚过脸颊,落入颈项,擦过胸脯,滑入腹部,勾入私处,连最细微的褶皱,都要一点点清洗透彻

    若有若无的眼神,勾魂夺魄的笑意,身子向后一挺,在众男色下意识的伸手中,直接倒入这片清凉中,绽开一朵绚丽之极的色彩,勾画出银色动感与肉色的和谐篇章.

    沁入湖泊里,嬉戏与清凉间.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像条鱼儿,任意而欢畅的遨游着,在寂静的湖泊中,搅起碎金般的波光,拥起醉人的颜色.

    感觉岸边有人向我游来,我狡诈一笑,激起浪花粼粼,将十位宝贝全部引到了深水区.本以为就爹爹和朝不会游泳,却因我爱戏水,到也学了出来.只是没想到,第一次看人游泳时,竟把我们一杆人等,笑得差点背过气去.那哪里是人游泳啊,分明是狼刨!我们这一笑不好,到是把人惹怒了,硬是把所有怒火都撒在了我身上,硬是折腾得我一天没下得去床!直接损害了其他亲亲宝贝的福利政策.从此后,没人在笑人怪异的游泳姿势,却都忍得要出内伤.

    当将众亲亲宝贝都引到远处时,我一个深潜,直接转移方向,快速游上岸,抱起众人的衣服,就上了竹筏,往宝贝们相反的方向划去.

    老娘,血拼了!

    既然他们已经知道我要出岛,就一定不会放过我,就算今天没把我整死,明天也有小命危机.更何况,我怕死了他们用尽手段撩拨我,最后,却不满足我的没人性行为!所以,老娘,要走,要去爬墙!等有人争抢我的时候,哼哼,哼哼,他们就会知道,我有多宝贝,多可爱!

    这未来,真是越想越美好啊.

    我划,我划,我再划

    远处,众亲亲宝贝们知道上当后,各个气愤得一边追,一边叫恐吓威胁着我.

    人气运丹田,声如爆竹:"闲儿,你给我回来!!!"

    我一边用力划,一边叫嚣道:"回去做什么?给你做饭吃啊?撑不死你丫地!!!"

    红依狂吼:"贾!绝!色!你敢跑,看老子不剁了你!!!"

    我哼道:"来啊,来啊,大肚子蝈蝈!哪儿能追上我?"

    若熏急道:"吟吟,快回来,你不要若熏陶了?"

    我瞥道:"你tmd赢银子时,怎么没分老娘一半?哼!"划啊,划啊,努力划啊

    桑渺喊道:"了了别走,有话好说!"

    我呸了一口:"好说个屁!老娘我现在严重不满,谁都不鸟儿!"

    花蜘蛛尖声道:"是他们不满你,不是人家不满你啊!回来,你想怎么满都成!"

    我咬牙愤恨道:"每次,都是老娘满你,不是你满老娘,懂不懂!"

    雪白边游边喘:"吟儿,你怎么舍得咱家的小宝宝们?"

    我瞪眼:"屁!那帮小崽子,就知道跟随我抢你们的奶喝,要不是看他们还小,我tmd早就想揍人了!"划啊,拼命的划啊

    爹爹的声音传来:"吟,确实要走?"

    我打个激灵,:"等等我玩够了,就回来."

    绿意哽咽道:"别走,别走,绿意要生小绿意二号了,你走了,绿意怎么办?"

    我心下一软,却马上想起他们对待我的恶劣行为,狠心道:"等你生孩子,我就回来.谁让你们合伙的欺负我!"这一恍惚,眼见他们离我不到二十米,忙用尽全力拼命划浆,这若是被捕到,可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哥哥见我如此,压低声线,问道:"弟弟,哥哥只给你一次机会,你是回还是不回?"

    这句话问得我汗毛直立,突然生起了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当下更是拼命的划浆,连话都不敢回答.

    身后听见若熏的呼喊声,听见绿意的哽咽声,听见红依的愤怒声,听见人的咆吼声,听见花蜘蛛的咒骂声,听见各种纷杂的呼喊声,听见朝,哑着嗓子喊:"回来!"

    我划浆的动作慢了下来,渐渐的,仿佛失去了力气,一个人,光溜溜地坐在竹筏上,缓缓回过头,看见众亲亲宝贝向我拼命游过来,各各红了眼,冲了冠

    因被吓到,我下意识的抓起浆,想要再次逃走,却不想,正瞥见哥哥自信满满的目光,让我仿佛猜测到了什么,却仍旧迷茫得冲不开浅溥的迷雾.

    直到

    "啊!!!"一声高亢的声音划破夜空被水声淹没,我才发现,自己竟然在瞬间从竹筏之上,坠落到湖泊之下!天啊,这该死的桃花妖,竟然在我上竹筏之前,就锯断了我的捆绑绳!太tmd腹黑了!!!

    坠入湖泊中的我,被快速赶到的二十只手,齐齐拉扯上岸,扯胳膊的扯胳膊,薅腿的薅腿,插肉的插肉,捏胸脯的捏胸脯,拉头发的拉头发,就连人家的下体卷毛,都没有过逃过众人的毒手!我地妈妈啊,简直比受弄那会儿,还可怕,他们,没有给我一点机会,直接将我扔入了桃花林中,扑起了满地的落花

    眼见着十位绝世美男光着身子,遛着裸鸟儿,缓缓靠近,各个表情不善,身子轻颤,我就知道,今晚,他们气得不轻,不准没我好果子吃.

    索性,闭上眼睛,当起了无赖牌死猪,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一点动静,刚想睁开眼睛,就听见一声无奈的叹息,轻溢在耳边,如同岁月的倾诉,宣泄了多情繁华

    爹爹冰凉的身子,在我身边躺下,轻揽着我的腰,淡声道:"吟,怎么还似孩子般.任性胡闹?"

    红依狂吼怒声道:"你这个死女人!想要撇下我们,去哪里?去哪里啊?我靠!你大的不管,小的你tmd也不管了?"

    若熏扑到我身上,哽咽道:"吟吟不要若熏了?不要小若熏了?若熏赢的银子,分你一半,可好?

    人咬牙道:"闲儿,就这么想出去?为夫,满足不了你吗?"

    桑渺感慨道:"了儿,你将我们留于此地,你又想去哪里?

    绿意拉住我的手,坚定道:"绝色去哪里,绿意就去哪里!"

    哥哥状似温柔的低语道:"弟弟,你说,这回哥哥要怎么罚你?"

    雪白求情道:"吟儿是可气,但也不要罚得太过,将她逼走,终是我们考虑不足."

    花蜘蛛哼哼道:"她那是想爬墙!想出去风流快活!有我们十个还不够,竟还想出去惹骚!不能容她!"

    接着,耳边就传来众人讨论的嚓嚓声,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惩罚,让我是越听心越凉,越听胆越颤.也许,正所谓恶由胆边生.我总结出,横竖都是一刀,那还不如拼了!

    就在他们讨论热切的空档,我一个高蹿起来,拔腿就往湖泊处跑,还没等跑上两步,就被众亲亲团团围住.

    我鼓起了腮,架起了膀子,瞪大了眼睛,边喊边往外冲:"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咳这词儿,怎么跟蹲大牢似的?不对,不对,换一个,换一个.我转为喊道:"打倒压迫主义!推翻剥削阶级!还我大好河山!冲啊"

    左躲,右闪,掐鸟儿,捅屁股,薅毛毛,与众位亲亲宝贝们过起损招儿.

    眼见,水洗明亮下,桃树旁,一群赤身的绝色美男,滑动着身姿,抬腿横扫,伸臂合抱,身形晃动,遛着一只只裸露的小鸟儿,纷飞了世间最独特的美丽.

    摩擦摩擦间,眼见一只只小鸟抬头欲飞,我久违的鼻血,就这么不受控制地狂飚了出来!幸好面前的若熏闪得快,不然,就变成红人了.

    我这边一松懈,就被众亲亲宝贝七手八脚捆在身体中间,纷纷伸手,想为我擦拭鼻血.我不领情的晃着脑袋,躲闪道:"不用你们假好心,瞎关心!哼!老娘我不希罕!你们不是集体不要我么?不是集体排斥我吗?不是集体禁欲吗?赶明个儿,你们都练葵花宝典去吧!自宫?小意思!我看你们,有没有那东西,都成!只不过,从此以后蹲着尿尿,可能不太方便,不,习惯习惯,就好,哼!"

    "噗嗤"花蜘蛛喷着口水,笑弯了腰,将鸟儿颤得一晃晃地.

    红依红了脸,眸子瓦亮地骂道:"混蛋!"

    若熏说:"那可不成,我还要留着鸟儿,和吟吟一同下莽呢!"

    桑渺感慨道:"本是为你好的事,却不想你误会了."

    雪白解释道:"大家看你生孩子痛苦,便强行忍了,打算让花姬配出能使女子避孕的药物后,再与你合欢,毕竟我们不太熟悉添楚香的药效."

    绿意贴进我的唇,边吻边说:"大家都说,宁愿自己挨一刀,也不愿意绝色生产时,哭喊着:痛死了,再也不生了!."

    脸红了,心跳了,我这烧火的丫头,再次变成贵妇啦!

    爹爹眼里染了丝温存,淡声道:"事已清明,无需多想."

    哥哥的胳膊从身后伸过来,硬是准确无误地找到我的鼻子,捏了又捏,笑骂道:"真是个冤家!"

    二百七十七.桃酝桃家

    作者留言

    正文结束了,大心不但没有松口气,反而心里一千一万个不舍得,尽管,此文,树大、虫多、易空,但无论每一个角色,都是大心用心塑造的娃儿。大心爱他们,真心实意的爱!这么长的时间一路走来,他们在我心里,已经是有血有肉,无法割舍的亲情。说实话,就连做梦,大心都经常梦到他们,甚至还会傻笑,哭泣。相信,跟文到最后的色女们,一定也有此感受。不行,不能多说了,心里全是不舍,只能…吃烧烤去!

    我吸了吸鼻子,红着脸,囔囔道:“谁让你们不跟我说明白,我…我能不乱想吗?”

    扫眼各个绝色亲亲宝贝,只见大家迅速交换了个又是我看不懂的眼神。只听哥哥沉声道:“不明白,也不是弟弟逃跑的理由。”

    不知道哥哥接下来会说出什么严惩不贷的话,我忙紧紧摩擦着各位亲亲宝贝的裸露肌肤,强行转过身,看向哥哥,企图用眼光打动他腹黑的心。只是这一路旋转的摩擦,让我不禁产生了酥麻的快感。而左右手边,正好有两个可以揉捏的物件顶着我的身侧,于是,我只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转动了手指,勾过来两只热情的鸟儿,玩起了偷食游戏。

    哥哥见我的眼神中如此重视他,便勾起了邪魅的唇角,眯起了狭长的凤眸,继续说道:“既然弟弟因我等冷落打算爬墙,且一生完娃儿,就想着出去调戏男色。这回,也不用花姬配什么避孕药了,弟弟你就接着生好了,反正我们养得起。”

    哥哥一边说,我一边动手抚慰着那两根炽热,当哥哥说完,我的以及猛地纠结了一下!手也自然地狠缩了一下!两声不轻不重的呻吟,也猛地传透月色,袭击了众人的感官神经…

    我这边十分气愤,搞什么东东,竟然用这么卑劣的手段,让我当正宗的母猪啊?手下就不知不觉的加重了力道,口中也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哼哼到:“做什么不让我出去?谁在弄大我肚子,我跟谁急!”

    哥哥不悦地眯起凤眼:“为什么一定要出去?是想见筱枫岚?还是启尊,晚晴?或者是已经长大的朵朵?再者,弟弟还想证明一下自己的魅力,再勾引回来九、十人?来个双喜十全十美?”

    我被哥哥训斥得有些心虚,哥哥每扔出一个质疑,我的心就抽一下,手就抖一下,当然,手里的两只大鸟儿,也就跟着跳动一下。

    最后,在众人所有高压的眼神中,我充分感受到,若我敢爬墙,他们一定会抡起棒子,义不容辞地将我大腿打折成十段,然后,一人抱着一段,啃活肉吃!天,也不想想,若不是我勇于爬墙,今天,哪里来得宝贝众人?这些人,明显是吃水已忘打井人啊!

    但是,我是谁啊?我是打不死的色魔痞子!

    眼见情况不对,我忙张嘴狂吼道:“才不是!!!我是想和小贩讲价,血拼廉价商品;想茶楼一坐,笑看百家风云;想听小道消息,掌控八卦新闻;想带你们逛街,彰显骄傲心理!宝贝们,大爷们,试想你们拥有如此人神共泣的绝世身姿,难道就不想人前晃一晃,口水三尺长吗?”

    眼见各位宝贝若有所思,我刚想加足马力继续蛊惑着出岛之行,只听花蜘蛛两眼变成心状,无限怀念道:“是啊…想我风华绝代,曾经一晃,也是耀花了人眼的主儿,也不知道…嘿嘿嘿嘿…那几个人儿,是否还记得奴家…”

    我浑身上下打了个相当大的激灵,连带着双手一颤,手中的硬挺又巨大了几分。

    哥哥也勾唇一笑,情谊绵绵柔声道:“弟弟说得也是,弟弟一个人,陪着我们十个人,实在是困乏得很,若我们出岛,也可与往日的红粉知己饮酒赏月,实在是佳话一段啊……”

    我一僵,脑中突然蹿出数十个全裸的假想敌,全部飘荡在岛屿边缘,就等着我们出去,一窝疯地往我家亲亲宝贝们身上钻!

    就连爹爹也幽幽道:“不知…森林师兄,此时如何?”

    警钟,在这一刻,突然拉响!!!

    出去?不出去?成了左手与右手,乱了……

    此时,十个亲亲宝贝,开始表现出分裂状态。有的主张出去走走,会会“朋友”;有的主张留于此地,长相厮守!

    什么意思?会了朋友,就没有了长相厮守?拥有长相厮守,就不能会朋友;我,茫然了,这是唱得哪出啊?

    冒似,长相厮守,比会朋友重要得多吧?朋友,咬得那么重?怕是狐狸精变得吧?哼!我家都有狼精了,想那狐狸精也不远了!

    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憋气,越气就越用劲,直到我听见一声压抑性的低吟,才猛然回过神,望向朝变得深邃而迷离的眼,明了上面已经渡满了的色彩,无须怀疑,我刚才握紧的一只,铁定有朝的宝贝。可,另一只,是谁的呢?

    这个问题,根本就没给我猜测空隙,腰身随之一紧,一抬,就被人低吼一声,抱着,从身后一下贯穿!

    我痛得大呼:“你tmd给老娘轻点!”

    “人”哑声道:“你,配合点!”

    夜,乱了……

    没有人,再出讨论什么出走与留下的问题,所有的言语,都变成了深浅不一的摩擦声,高低起伏的呻吟声,阵阵嘶哑的高氵朝声……

    每个人,都与我进行最原始的冲撞,身体里的所有空虚,在这一刻,被充实的没有空隙,满满的。

    每个人,都这样深情的舔吮啃咬,仿佛,要在我身上落下生命的痕迹,一辈子,致死不渝。

    每个人,都疯了,在明朗月下,清风徐徐,落花依旧的夜里,没有什么声音,比情人间琐碎的呻吟,囔囔的爱语,更有意义。每个人,不再是一个人,仿佛都成了我身上的枝芽,成就了一身的幸福戎装。

    我努力取悦着众亲亲宝贝们,一定要让他们在我身上得到最大的满足!想爬墙,腿打折!想会狐狸精!全骨折!

    的纠缠间,激情的率动中,众亲亲宝贝仿佛快速的交换了一抹得意的神色,被冲上高峰的我,来不及分辩其中的味道,却仿佛知道,自己,又着了他们的道儿!

    而此时,雪白养的信鸽应该已经飞到了湖泊彼岸,带去我“诚挚”的邀请,让所有我的“朋友”,前来“叙旧”!

    看来,生活仍在继续!斗争,永不停息!??????

    不远处,小土坡后,爬满了一各个粉嫩嫩的小肉球球,皆聚精会神地眺望着前方大跳特跳的舞蹈。

    其中,一个有着一双明媚大眼的天使娃娃,奶声奶气的哭着,张开小手就要往那肉搏的绝色堆里冲,小嘴还囔囔道:“别打若熏爹爹,别打吟吟娘娘。”

    天使娃娃的小嘴突然被另两张小手一同捂上。其中一只的主人,有着沽蓝色的狼眸,另一只的主人,竟然有着祖母绿色的狼眸,只见两人异口同声,小声道:“别哭,他们在练武功。”

    小版若熏扁着小嘴抽搭着,呜呜道:“可是…可是娘娘叫得好惨哦。”

    一个女版小红依,掐着小腰,怒声道:“哼!总是打来打去!也不见谁赢!”

    另一个小版绿意,拉了拉小版红依的袖子,吧嗒吧嗒小嘴,说:“姐姐,饿,要吃奶奶……”

    小版红依拉住小版绿意的手:“走,姐姐带你找绿爹爹去。”

    小版绿意摇头:“不,要娘娘的。绿爹爹的给娘娘吃,娘娘的给小绿吃。”

    小版红依望了望前面的混战,为难道:“可现在娘娘的被好多爹爹吃,轮不上小绿。”

    小版绿意哇地一声,就准备哭上了,那狼眸二人组,马上开始转移阵地,一同捂小绿的小嘴,哄了会儿,才停止哭泣。

    一身浅紫色女娃娃装的小版桑渺,抬起嫩嘟嘟的小手,张开淡紫色唇的小肉唇,惊呼道:“娘娘!快救娘娘!爹爹们在揍娘娘!”

    小版哥哥忙拉下小桑渺,继续隐蔽到土坡之上,以小大人般的表情,嫩声道:“那是娘娘不乖,又想出岛,爹爹才用棒子打的。”

    小桑渺眼泪含在眼圈里,哽咽道:“可是…可是…那么多的棒子,娘娘会疼的啊。”

    女版小哥哥挑起凤眼,信誓旦旦保证道:“不会,你看,娘娘可不是好欺负的,娘娘嘴里还着净爹爹的棒子呢。”

    小版爹爹一直没有言论,只是用一双冰青般的眸子眺望着不远处的混乱行为,半晌,才轻嘘了一口气,放心道:“幸好没把爹爹的棒子咬掉。”

    朝的两个小女娃,将两颗小头颅凑到一起,正嘀咕着什么。

    其中一个盲目崇拜道:“娘娘好厉害!”

    另一个赞同道:“是啊,娘娘竟然能把朝爹爹的棍子变没!看,变出来了,又变没了,又变没了,又变出来了…”

    而,此刻,三个柳眉柔目湿润如玉的小版雪白,正一人怀里抱着一个更小更圆的肉蛋蛋小奶娃儿,微弓着小身子,倒躺在大树下、土坡后、花瓣上,酣睡着……

    色孕桃子化桃树,

    遍布桃枝满桃花。

    天助桃蕊育桃果,

    下采桃宴供桃家。

    小泉桃木养桃人,

    鱼游桃林品桃芽。

    大江桃岸变桃海,

    心系桃乡醉桃娃。( 色遍天下(全集) http://www.luoqiu5.com/9_9023/ 移动版阅读m.shubao333.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