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琥珀之剑 > 第九幕 尸巫之战
    “乔森!”

    “你怎么可以——”

    年轻的民兵们对自己的同伴怒目而视。而那个被尸巫控制在手上的年轻人更是脸色惨白,哆哆嗦嗦,羞愧与恐惧都让他深深地垂下头。

    可他也不想死,不是么。

    芙雷娅觉得自己心脏都快要停止了,她下意识地拔剑。可那个尸巫马上打消了她的念头,它眼眶里绿光猛地一盛,那个年轻人的一条胳膊立刻像是气球一样爆开,血浆飞溅,他惨叫一声,整个人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呜啊,大姐头,求求你救我——!”

    乔森血人一样在地上翻滚着,哀嚎连连。

    这可怕的一幕让好几个人立刻回头哇一声吐开了。马尾少女的脸也一下子变得刷白,她晃了一下差点软倒下去。

    “人类小姑娘,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尸巫尖声警告她道,它森然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所有人。

    不过它马上发现在场都是一些民兵,不值一提,虫豸。

    尸巫眼眶里的绿光黯淡下来,有些失望。它奉命捕杀之前逃脱的那个人类斥候的下落,而不是和这些虫豸缠杂不清。

    芙雷娅心中一片空白,但仍强忍着一晕眩感侵袭努力思索如何摆脱这样的局面。她好歹还记得自己是这一行人的领头者,不能随意表现出软弱的一面。

    至于罗曼身边那个女孩早就在第一时间昏了过去,多亏商人小姐一把扶住她。

    苏菲感到罗曼一只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衣袖,这是一种依靠与信任。之前他也在后面扶了那个留着长马尾的少女民兵队长一把,以防她直接倒下去,不过后者的坚强出乎他的预料。

    但无论如何,他知道这个时候对方需要一些安慰,否则可能会在心理上首先崩溃。

    一个生活在和平年代女孩子,很难接受这样冷酷的一幕,好在埃鲁因是一个饱经战火的国度,这儿大多数年轻人都有这样的觉悟。

    “芙雷娅。”苏菲虚弱而轻微地说道。

    少女微微一怔,马上惊醒过来。她吸了一口气,这才在苏菲的帮助下一点点冷静下来。苏菲看到她放在剑柄上的手指柔和了许多,忍不住赞叹地点点头。

    这样的表现已可算是优异,常人很少有人能在生死边缘冷静下来的。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好像一点也不紧张的样子——仿佛经历了穿越、以及后来生与死的考验之后,自己的心态就变得一平如水起来。

    但不管怎么说,至少这算是一件好事罢。

    他继续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问道:“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要做最坏的打算么?”

    芙雷娅愣了一下,背影微微点头。

    “你还有余力战斗么?”

    “恩——”

    微不可察的回应。

    苏菲这才放下心来,他用拇指摩挲了一下冰凉的风后指环——回应来的感受告诉他充能才完成了一半。

    三个小时,和游戏里十分钟一次充能相比实在是太慢了。不过好在一半能量也够用了,虽然不能制造一发完整的风弹,但制造一场强风也够了。

    反正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没有更坏的可能了。

    与此同时,那个尸巫终于确认了这儿没什么其他的埋伏。它看也不看脚边哀嚎的那个可怜虫一眼,举起了只剩下枯骨的手臂:

    “士兵,杀光他们——”

    尖利、干枯的嗓音刚刚响起,森林中立刻出现了四具手持利剑、身披黑沉沉链甲的骷髅士兵,它们从薄雾中浮现,身躯发出咔咔的声音,一步步向芙雷娅一行人逼近。

    或许早一些时候芙雷娅的队员们还有念头反击这些冷冰冰的怪物,但不是现在。年轻人们之前信心满满,然而此刻已经被敌人的冷血吓得全身发冷,仅存的勇气也被逐渐迫近的死亡气息所击溃,无力反抗。

    他们只能脸色苍白地一步步后退直至绝路,或许出于生物自保的本能手忙脚乱地去拔出腰间的佩剑——可一看那副缩手缩脚的样子,真正剩下多少战斗力谁也不敢保证。

    森林里只剩下此起彼伏的吸气声。

    看着这些脸色惨白的年轻人,那具尸巫忍不住从漏风的下巴里发出一声嗤笑。

    它眼眶中绿光闪动着,像是在享受这恐惧带来的愉悦。

    的确,人类的恐惧是他们最大的敌人,软弱,短暂,容易被无用的感情所利用。相比起来亡灵天生克服了这一切缺陷,它们每一个都可以是最优秀的士兵,尤其是下级亡灵——甚至不需要思考,只有一味的服从。

    比起人类中那些即使是久经训练的民兵,然而在战场上也表现得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这样软弱的生物,本来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它忍不住从心底深处一股厌恶感:是的,玛达拉必胜——

    可就是这个时候,这具尸巫听到一个多余的声音:“——交给你了。”这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平静、沉稳,充满了自信。

    尸巫感到自己的灵魂之火微微一跳,这可是一个不祥的征兆,它马上警惕地回过头。

    映入它空洞的视野的是一枚闪亮的戒指。

    那枚戒指佩戴在那个重伤的民兵的食指上,它之前从来没有认真注意过那个家伙——一个半死不活的人类,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装作重伤可以欺骗其他人,但一定欺骗不了亡灵。这些从坟墓里爬出的冷血怪物在看向一个生灵时可以直视其生命之火,而苏菲身上微弱黯淡的生命之火绝对不可能是伪装出来的。

    那就是一个重伤病员。

    看起来的确如此。

    可真正的威胁来自于对方手上的戒指,那是一个魔法戒指。尸巫眼中的绿色火团一点点黯淡下去,它几乎可以嗅到空气中一股致命的气息正在汇聚起来。

    它认得这种味道,它的一个主人在教导它黑魔法时让它接触过一些赝品,而从它上面逸出的气息看出那至少是一只等阶达到20能级的魔法戒指。

    一件正式巫师的物品,怎么出现在一个普通人手上?

    尸巫不禁流露出一种既惊恐又贪婪的神色来。

    “亡者士兵,去把那东西拿给我——”它举起骨制法杖,尖叫道。

    “oss——”

    但苏菲举起右手,竭尽全力吐出这个字节来——或者更像是把肺部残存的空气挤出去一样。当年轻人重新跌回去时,忍不住满头大汗淋漓。

    空间膨胀了一下,然后猛地收缩——

    当收缩再一次爆发回原状时,四射的狂乱气流发出一声足以穿透人耳膜的尖啸。

    风像是一根根笔直的利箭一样刺向尸巫和它的骷髅士兵,纵使它们举起干枯的手臂试图护住自己,但湍流一样穿过它们空荡荡的肋骨形成空气漩涡扯得它们一步步歪向一边。

    没有伤害,但牵制效果已经足够明显。

    “芙雷娅!”苏菲喊道。

    少女应声拔出长剑,一声清脆的金属颤鸣,长长的马尾随风飞舞——

    不过让苏菲惊喜的是,这位资历尚浅的民兵队长并没有冲动,而是马上回过头对其他人斥道:“马克米,埃森!你们还在等什么,布契的民兵们!第三小队,跟我上!”

    激发勇气有时候就像是一个信号,在生死关头往往一句话、一个暗示就可以让人爆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

    但要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冷静。

    一个人的冷静可以影响到更多的人,就像是现在。在芙雷娅的提醒之下年轻的民兵们微微一怔,但最终反应过来——这是最好的机会,也是活命的唯一机会。

    骤然产生的狂风至使骷髅士兵与尸巫节节后退,一时无暇他顾。

    这一发现让小伙子们重新鼓起勇气,一片长剑出鞘的锵然之声中,平日里训练出的战术素养这一刻好像回到了他们的身体里。

    “马克米,掩护我。”

    “可恶的怪物,现在轮到你们了……”

    “先干掉那个黑巫师——!”

    “那是尸巫。”

    “小菲尼斯,你到我后面来。”

    他们开始尝试反击。

    但苏菲有些担心地看着一片混乱的场面,他生怕这些家伙会一个冲动坏了局面,于是忍不住在后面沉稳地提醒道:“记住沉着,各位!唯有冷静下来,才能战斗——!”

    在琥珀之剑中,他见过许多新手愣头青,和这些年轻人一模一样。

    热血是一件好事,但不能冲昏了头脑。

    他不得不沉声念出民兵的作战条令,这是在场每一个人都背过的,可在交战时刻能重新记起这些枯燥而宝贵的经验的人并不多。

    不得不说,布兰多是一个异类。

    苏菲有关于那个年轻人最后那一战的全部记忆,作为新兵来说,对方的表现已经好得不能再好。即使是作为一个资深战士看来,他也不得不说布兰多在剑术上的确是一个有着异常天赋的年轻人——唯一可惜的是,他在错误的时间遭遇了一场错误的战斗。

    而另一边在苏菲的提醒下,小伙子们果然冷静下来。不过这还不够,苏菲知道这些家伙还需要占据一点优势来坚定信心,否则短时间内鼓起的士气会很容易崩溃。

    风变得弱了一些。

    骷髅士兵晃动着哗哗作响的链甲准备反击,它们试图找回平衡,但那边的苏菲的声音已经指示布契的民兵们改变了战术:

    “听好,这些玛达拉的低级士兵缺乏智慧,行动缓慢,转身是它们最大的弱点。尽量沿着它们持剑的方向向左移动,那里有一个盲区,你们可以安全的进攻……”

    “马克米,你要和埃森一左一右进攻,你知道怎么掩护么?对,吸引那具骨头架子的注意力,就是这样。”

    苏菲半躺在一块岩石上,紧盯着战场之上的形势,一边指出对方下一步行动应该干什么。他的语言中似乎有一种特别的魔力让人忍不住信服——这是我们称之为自信的力量,沉稳、冷静,让人在不知所措时下意识地去依靠。

    而布契的民兵们很快就尝到甜头。首先是艾克在他的提醒下以大腿中了一剑为代价一剑劈断了一具骷髅士兵的胫骨,然后他的搭档,小菲尼斯赶上去一剑刺穿了那具骨头架子的颅骨。

    长剑穿颅的一刻,那冰冷的怪物哗啦一声散了架,它眼眶里的灵魂之火微微闪了一下,很快黯淡了下去。

    一点金光从散架的碎骨中飞出,然后没入不远处苏菲的胸膛中。

    苏菲怔了一下,与上一次不同,这一次他清晰地感到了异常——经验值,他猛然意识到这一点。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去核实这一点,就听到那边战胜了敌人的年轻民兵正在兴奋地大叫。

    “天哪,我做到了!”艾克几乎不敢置信,他按住自己泊泊流血的伤口大叫一声:“布兰多,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苏菲微微一笑。这些经验都是他曾经在游戏中和伙伴一起总结出的,其中哪怕是看起来最微不足道的一条也充满了深刻的教训,因为它们无一不是在千百次的战斗与死亡中锤炼出来的宝贵认知。

    像是布兰多在民兵训练中也学过一些类似的知识,但在苏菲看来太肤浅了,太肤浅了。假如说那些知识能在他面对骷髅士兵时提高10%的战斗力,那么自己的就应该提高一半甚至更高。

    从三百七十五年到第二纪,常年与玛达拉作战的经历让苏菲对于对方下到最低级的骷髅士兵,上到最高级的巫妖、骨龙甚至吸血鬼领主都了若指掌。

    若单论对于这个黑暗国度的了解,恐怕现在埃鲁因还没几个人比得上他,毕竟在第一次黑玫瑰战争之前玛达拉与光明世界的关系还没上升到后来那么紧张。

    摩擦与冲突也没有那么频繁——

    当然,这些经验也是苏菲在这个世界上最值得自豪的东西之一。依仗对于这个世界的熟悉,他才有把握继续走下去,一步步回到曾经那个高度上。

    不过现在先得把手边的活儿干完,之前引起的那一阵狂风不知道有没有引起其他注意,为了安全起见,必须速战速决才是。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落到了那个尸巫身上。

    这可是一个棘手的敌人。

    (ps.有些朋友不太明白本书要冲什么榜和上榜的条件,

    我在这里和大家说明一下.本书要冲的榜是新书潜力周榜,新书榜的入选条件:成为起点作家后的第二部或以上发表作品,总字数低于20万字、加入起点书库30天内、每三天内更新过一次的作品。

    新人、新书榜潜力值计算公式为:当周点击*5+当周推荐*10+总收藏/2.

    然后点击只计算会员点击,必须是登陆的会员点击了才计算,6小时只计算一次.

    今天本书的名次艰难的上升了2位到了第22位,希望明天能前进的多一点.最后继续许愿,能到前12爆发三章.)( 琥珀之剑 http://www.luoqiu5.com/9_9026/ 移动版阅读m.shubao333.com )